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一章 禮器

    劉汝國與上杉景勝聯手在英格蘭北方狂飆的同時,英格蘭東部海面,正因地區突遭大變而產生劇烈反應。(www.274816.tw)

    自西班牙軍團登陸英格蘭,低地國家北方六省的人們心頭便蒙上了一層陰霾。

    長久的時間里,英格蘭王國與北方六省也就是所謂的荷蘭共和國,在對抗西班牙的斗爭中始終互為犄角。

    任誰都沒有能力獨自對抗西班牙這樣的龐然大物,但這兩個國家在地緣上相互支撐,便有了對抗西班牙的能力。

    荷蘭破,英格蘭即腹背受敵;英格蘭破,荷蘭也同樣會遭受南北夾擊。

    湯顯祖在兩個月前處理唯一一件關于外事的政務,便是接見了來自荷蘭執政官沉默者威廉的使者。

    對他們來說,大明未必是朋友卻很大程度會是敵人,因此威廉沒有太多要求,只希望明軍能不允許西班牙人租借港口。

    其實這倒并非奢望,湯顯祖并未直接拒絕。

    盡管對東洋軍府的決策而言,支持西班牙一統歐陸,讓一個落后腐朽、手工業能力極差淪為市場的歐陸大國去把源源不斷的貿易所得投入戰爭,打爛土地、中斷文化科技發展是公認的戰略。

    但湯顯祖認為西班牙是歐陸最強者,即使要推進這樣的戰略,也應當盡量放緩步驟,把這個本身有外力幫助在十年八年能囫圇完成的大業拓展至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對帝國更為有利。

    可惜事與愿違。

    湯顯祖的這份建議由使者攜帶自普州登船,來自大海另一邊的荷蘭便已傳來噩耗——沉默者威廉被殺了。

    人們認為兇手是西班牙的菲利普,在這三年里,針對威廉的謀殺發生了五次,其中發生在前年刺殺中威廉遭受槍擊,僥幸未死。

    而這次,威廉被潛入家中的西班牙刺客連開三槍打死。

    從阿姆斯特丹到倫敦的距離比去任何首府都要近得多,幾乎在刺殺發生的同一個禮拜,威廉被刺殺的噩耗便傳進在倫敦的荷蘭執政使者耳中,緊跟著,年輕的荷蘭使者便怒氣沖沖地找上倫敦知府,討個說法。

    荷蘭使者在衙門外鬧起來時,湯顯祖正在審閱北方新納之地所需漢文學堂的數量,這帶給他非常大的工作壓力。

    七十處漢文學堂,就要蓋超過七百間校舍,工程量大還是小事,最重要的是七十個通曉漢話與夷語的高級人才。

    倫敦的漢文學堂學員尚未出師,人才缺口極大。

    這個節骨眼上,荷蘭使者前來討要說法,倒沒有讓湯顯祖感到憤怒,只是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西班牙人刺殺你們的執政官,與天朝何干?”

    正趕上倫敦閑漢魏進忠進衙門串門,湯顯祖就干脆打發他去應付使者。

    自從湯顯祖開始寫劇本,魏進忠跟湯顯祖打了幾個照面,在那之后就經常跑到衙門來串門。

    這人挺有意思,對湯顯祖來說倒也不招他煩。

    不過要說魏進忠對戲劇有什么熱情,卻也未必,這就是個正經的閑漢。

    眼下倫敦的正規軍息了兵事,應明與北洋旗軍們還要都督輜重,魏進忠卻是真閑了下來,他對拳擊打擂的熱情可要比戲劇高多了。

    別看魏進忠打拳的手藝真談不上頂尖,卻架不住他是喜歡打拳的人里頭地位最高的。

    打拳的、劍斗的,技藝最好的往往是西班牙人,退役的西班牙劍盾步兵。

    應明手底下的北洋旗軍就算下場,也只有寥寥可數幾個帶藝從軍的騎兵能排上號。

    別人不練這玩意兒。

    西班牙老劍盾兵要體格有體格、要經驗有經驗,也就是體力稍差了點,他們把劍術稱作至高之術,劍客學習劍術的同時,也有人會輔助學習幾何來掌握人體斗劍的距離感。

    這種東西殺傷力極大,擱在知府老爺湯顯祖眼中,就直接否了。

    不過魏進忠喜歡玩,還自己雇了個西班牙老劍客當老師,想玩又不想死,就跟湯顯祖商量,如何在不死人的情況下保留劍斗。

    理由嘛,必然要找個冠冕堂皇的,魏進忠說拳擊、劍術、銃術,對周游天下的大明子民來說,是很好的自保手段。

    一下就政治正確了。

    如今在倫敦與普利縣,都有拳擊場和劍斗場,拳擊要戴厚棉手套和棉帽子、劍斗也要穿棉甲,劍尖弄鈍后還要再套個木殼子,多的是移民玩這個。

    比賽的規章流程,也是魏進忠在弄。

    他打算將來等這兩樣比賽在這正規了,就引回國內。

    世界,是大明子民的游樂園,在這個游樂園里,保護好自己不受傷害是頭等大事。

    不過愉快的拳擊手魏四先生見到年輕的荷蘭使者,就不那么愉快了。

    起初他也有點懵,像湯顯祖一樣,認為這事跟我們沒關系,你跑到我們這說這些有啥用?

    人死了你找西班牙去呀,對吧。

    但當半個時辰的交談結束,灰頭土臉的魏進忠再回到衙門里叩響湯顯祖的書房門,他是一樣的愁眉苦臉。

    “知府大人,事情沒那么簡單,恐怕你給軍府寫的那封信還沒到大帥手上,就已經開戰了!

    湯顯祖擱下筆來,擰起眉頭看向魏進忠,道:“荷蘭,要同天朝開戰……瘋了?”

    魏進忠沒再多說,一邊敘述著自己接收到的消息,一邊從袖子里拽出張圖,攤在桌子上,道:“按他們的歷法,七月初十,西班牙刺客杰拉德,一個生于尼德蘭的天主教徒,收到西班牙王室送給他的禮物,一支銃!

    “他混進威廉的家,用這支銃打死了威廉,三顆彈丸,兩顆打在肚子上,一顆打在右胸口!

    湯顯祖聽著魏進忠的解釋,怔怔地看著擺置于桌案的圖紙,那圖紙上畫的是一桿火器,湯顯祖非常熟悉的火器。

    “您想的沒錯,刺客用的就是這個,即使西班牙人對它做了點改造,打火是燧發的、銃桿換成了握柄,任何一個大明人也都能認得出,這是一桿三眼銃!

    “上頭還有銘文呢,山東都指揮使司天津右衛軍器局!

    湯顯祖拍案問道:“這東西在英格蘭都沒幾桿,怎么會落到西班牙人手里?”

    魏進忠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您在亞洲,聽說過……禮器嗎?”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