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本命魂珠

    天域之主那狂猛攻勢,轉瞬即至,可此時,蕭塵卻仍然像是困在迷夢里,耳邊是那冰封萬年的聲音,在萬年冰封的寒冷之下,卻又是那樣的溫柔……可他知道,是那女子認錯人了,他并不是獨孤天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阿天……你還記得,獨孤九式嗎?”

    “獨孤九式……”蕭塵心中一凝,什么獨孤九式……

    “阿天,你再將獨孤九式,演一遍給我看,好嗎……”

    “獨孤九式……獨孤九式……呃!”

    這一瞬間,蕭塵只感到頭痛欲裂,什么獨孤九式?忽然,在他腦海深處,不知是獨孤天下的記憶,還是他陷入了層層迷夢之中無法醒來,眼前是虛是實,是幻是真?是夢是醒?

    “第一式……逆蒼穹!”

    “逆蒼穹……逆蒼穹……”

    “第一式,逆蒼穹!”

    萬丈幽域里,就在天域之主極招殺向蕭塵之時,獨孤天下的神魔軀,忽然睜開了雙眼,一劍劃出……山河日月亂,天地神鬼驚!

    “逆蒼穹!”

    劍,是獨孤天下的劍;鋒,是獨孤天下的鋒!劍鋒所至,天地同悲,鬼神同泣!

    是謂,陰陽開混沌,一劍定乾坤!天域之主只見飛花一瞬,劍光一閃,魂元已受劍鋒所震,頓時感到傾洪之勢而來,無力還擊,魂力潰散,向后翻飛了出去。

    “天尊!”

    玄火使等人皆是一驚,驚聲呼喊,駭然難消,那是何等絕世劍招,只一劍,竟讓天尊一敗涂地!

    “呃……”

    天域之主魂元受創,魂力潰散,再抬首,目光里盡是不可置信,剛才那一劍,竟是獨孤天下的逆蒼穹!

    不可能……不可能!

    天域之主萬萬不信,而此時在獨孤天下手里的,那是一把黑色的無鋒之劍,似虛而實,似實而虛,無鋒之鋒,便是獨孤天下的劍鋒。

    “不可能……你,呃!”

    天域之主元魂受創,話未說完,又捂著胸口往后退了去,剛才那一劍,顯然傷了他的本命魂元。

    遠處眾人亦是不敢相信,剛才那一劍太快了,快到他們的神識也無法看清,劍起一瞬,劍落一瞬,亦是天域之主落敗的一瞬,如飛花一逝。

    “死在孤的劍下,你不冤!

    這一刻,天域之主已然分辨不清,眼前這人,到底是萬年前的獨孤天下,還是這個占著獨孤天下神魔軀的小子……

    話音未落,那層層劍影又已遞到,無風便起萬層浪,面對這絕世之劍,驚世之劍,天域之主未戰先怯,再無方才氣勢。

    “憑君莫話封侯事,一將功成萬骨枯!”

    轉瞬間,獨孤天下那一劍又已至,天域之主無力抗衡,逆天一劍,虛空盡裂,天域之主頓時再受七分創傷,不斷往后退了去,魂力也一下潰散了許多。

    “天尊!”

    后邊玄火使等人見天域之主連連受創,已是心驚膽顫,而此時,獨孤天下那偉岸的身影,仿似又高大了許多,一人,一劍,便是一個

    時代。

    遠處的修者都訥訥不語,望著那一人一劍的身影,他們無法親眼目睹萬年前獨孤天下和青帝的絕世風采,而今日所見,那一人一劍,仿佛便刻畫出了,那個曾經輝煌,卻已經消失的時代。

    “呵呵,呵呵呵……”

    就在萬籟俱寂之時,天域之主忽然陰沉沉地笑了起來,詭異的笑聲,充滿了這冰冷死寂的幽域,讓人只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你真以為,自己是獨孤天下了么,就算你會逆蒼穹,那又如何……爾等今日,皆要葬身此地!”

    突然間,天域之主不知動用了什么詭術,這四方虛空,一下收縮得更快了,甚至不斷有虛空裂痕出現。

    眾修者回過神來,見到虛空又收縮了起來,皆面露驚懼之色,連忙分散開來,試圖抵抗住這空間收縮。

    “葬身此地的,只有你一人!

    蕭塵一劍再起,劍勢如虹,氣吞山河,又一劍向天域之主斬了去,“轟!”一劍揚塵,山崩地裂,天域之主頓時再受到三分創傷,一劍接一劍,竟被逼得無路可走。

    “吞納星河!”

    一聲震喝,天域之主魂影忽然放大百倍,滿天幽魂凄嘯,這一瞬間,竟然都被他吞噬了進去。

    “吞噬再多的魂,又有何用!

    蕭塵又一劍斬去,這一劍,更是繼承了獨孤天下那凌絕天下的劍勢:“逆蒼穹!”

    “轟!”

    一聲巨響,山崩地裂,百里揚塵,天域之主被那一劍,不知所傷多深,竟似消失了一樣,再無魂力氣息。

    遠處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可是這片冰冷虛空還在不停收縮,天域之主還沒有死!

    “呵呵,呵呵呵……”

    詭異的笑聲,又從那虛空中而來:“想在這里面殺了我?癡人說夢而已,就算是獨孤天下,那又如何……”

    滿天的煙塵散開,只見虛空之中,天域之主凌空而立,胸膛之處,赫然多了一顆暗紅色的珠子,但見那珠子上面魂元纏繞,散發著幽異的光芒,各人皆感到一窒,那是他的本命魂珠!

    怪不得……怪不得!

    這一刻,所有人皆目露驚駭之色,怪不得始終無法殺死他,怪不得他如此厲害,原來他竟凝聚了一顆萬年魂珠!

    這萬年魂珠的厲害,可想而知,縱然是獨孤天下,一時片刻間,恐怕也難以將之毀去,更何況,還是在這萬丈幽域里,這是天域之主化出來的一方虛空,有誰能在這里面將他殺死?

    “轟隆!”

    突然間,一陣詭異的震蕩傳來,只見四周的虛空,收縮得更加兇猛了,最多還有三刻,必定會有人死在里面,到時候人一死,天域之主再吞納所有魂魄,就更加殺不死他了。

    此時在天域之主胸膛上的那顆魂珠,散發著異樣的暗紅色光芒,蕭塵眼神微凝,看來若不毀去這魂珠,便難以徹底殺死此人了。

    但想要毀去這魂珠,又談何容易?就算施展獨孤天下的絕學,可他畢竟不是真正的獨孤天下,未

    必就能毀去此人魂珠。

    “轟隆!”

    這時,四方虛空收縮得更加迅速了,蕭塵想到什么,向蕭夢兒傳去一道神識:“打碎這方虛空!

    蕭夢兒收到神識,絲毫不做猶豫,立即向鳳麟老祖等人飛了去,而一聽要打碎這片虛空,鳳麟老祖等人臉上都閃過一絲疑色,若是打碎這片虛空,能確保他們的安全嗎?

    何況這萬丈幽域,又豈是說打碎便能打碎的,不過眼下看來,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在這片虛空里,根本無人能夠徹底殺死天域之主……也只有將其打碎,他們才能夠出得去!

    各人不再猶豫,立刻凝聚起自己的力量,向虛天之上打去,試圖打碎這片虛空,可是眼下看來,這并非一件易事。

    “想要打碎萬丈幽域,你們還真是癡心妄想……哈哈哈!”

    天域之主忽然張狂地大笑了起來,魂力頓時掀起一陣陣狂風,向遠處的修者迫了去。

    “你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蕭塵也不多做猶豫,又一劍朝其斬去,即使天域之主最終還是祭出了本命魂珠,可獨孤天下的逆蒼穹豈是等閑?在此時一劍一劍攻勢之下,天域之主仍然承受不住,被逼得不斷往后退了去。

    “想殺我?沒可能!”

    似是臨死反撲,天域之主手一招,不知從哪里引來一道道血魂,竟往那魂珠里面凝聚了去,這一瞬間,整顆魂珠變得更加血紅詭異了,同時他的力量,也在這一刻暴增了無數。

    “犧牲本命魂元了么?”蕭塵眼神冷淡,話音甫落,又是凌天絕地的一劍斬了去。

    一劍強于一劍,頃刻之間,天域之主再次魂力大損,根本承受不住獨孤天下的劍,而此時,由于他的魂力損耗,加上幾十萬修者的攻擊,這片萬丈幽域也終于出現了裂痕。

    “已經快破碎了,繼續……不要停下!”

    眼見這方冰冷虛空已經出現裂痕,眾修者一時間士氣大振,紛紛使出各自的本領,向那虛天之上,兇猛打去玄力。

    終于,這一片虛空開始震蕩了起來,變得搖搖欲墜,像是隨時都會被打碎一樣,遠處玄火使和幻音琴魔等人都面露驚色,萬萬沒想到這群人,真的把天域之主的虛空禁錮打碎了。

    而此時,天域之主魂力大損,已然無力去填補這些裂痕,只見他面露不甘之色,冷冷地瞪視著蕭塵:“你以為,殺了我,你們就能逃離上古之痕嗎?別做夢了,如今……你們永遠都別想離開上古之痕了,那人已經醒來,萬魔復蘇,你們所有人,都會死,都會死在他的手里,都會淪為他的魔仆……”

    “轟!”

    一聲巨響傳來,只見這整片虛空,已然布滿了裂痕,鳳麟老祖等人沒有聽天域之主在說什么,此時一躍而上,紛紛施以各自最厲害的手段,“轟”的一聲,終于打碎了這整片虛空。

    “呃啊……”

    萬丈幽域被打碎,天域之主像是魂元一下受到重創,就連胸膛前那顆本命魂珠,也一下變得黯淡了許多。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