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家主之爭ShUHaiGe.COM

    葉墨凡一睜開雙眼, 從床榻上一躍而起, 飛快竄到懸掛在墻上的畫作長卷前。(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畫里的宮府在崩塌,廢墟轉眼就重建一新, 成了葉墨凡熟悉的建筑布局,這才是當下的宮府。

    叔叔

    葉墨凡不敢眨眼, 生怕錯過了畫中仙的身影?上б淮绱缗挪楫嬌系男畔,仍然未看到對方的痕跡。反而隨著他的翻找, 宮家老祖的清修之所在畫上放大, 標注出人名位置。

    宮煥顏、宮靈煙以及陶風云

    畫中對應現實。一看到陶畫尊顯示的畫中位置與宮煥顏緊靠在一起, 葉墨凡頓時血壓升高, 又莫名松了口氣。

    原來搞事精與宮家老祖在現實對上了。宮靈煙的名字離他們有一段距離,顯示其身在另一間房, 說明沒有生命危險。

    就這么一瞬間, 宮煥顏的名字從畫上突然被抹去,再度出現,又再次消失

    畫作要補墨了嗎葉墨凡心想。

    他當然想不到宮煥顏正經歷著反復去世的過程。

    不過同樣掌握鳳凰涅槃的宮爍, 卻一瞬間猜到正發生什么慘劇, 本就缺少血色的臉愈發蒼白,手握成拳。不再在房中停留,推門急匆匆往宮煥顏的宅院趕去。

    葉墨凡見狀,顧不得再在畫中尋找叔叔的身影了。他心念一動, 將墻上的畫作卷起, 收進畫中乾坤, 追上宮爍的腳步。

    兩人剛走到半路, 一道光柱就直竄天際。能量化成的紅色箋紙從天空落下,落了他們滿身。

    雖然紅色箋紙在觸碰身體的瞬間,轉化為能量,滋養著他們的精神和體魄,但宮爍像是受了極大的刺激,嘴唇顫動著,一下子跪在地上。

    “老祖宗”

    一代畫尊隕落,宮家的頂梁柱塌了。就算早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真到了這一刻,內心仍然受到巨大震蕩。

    鬧出這么大動靜,所有人都停下手里正在做的事情,紛紛走出房間,彷徨望著天空。

    “天降異象,畫尊是有畫尊過世了”

    “老、老祖宗殯天了”

    “完了,宮家要完了”

    “都閉嘴家主在這兒呢”有眼尖的發現宮爍的身影,眾人立刻都找到了主心骨,潮水般的朝他聚集過來。

    此刻,宮爍已經推開了葉墨凡的攙扶,自己站了起來。他站如松柏,腰桿筆直的挺立,臉色肅穆到讓人生畏。

    “家主”宮焰走過來喚道。這位二品畫君將“投毒未遂”的宮守冶關押起來,對方在短暫的昏迷后蘇醒,看到天降異象,大聲囔囔著是宮爍謀害老祖宗,被他又堵住嘴敲暈過去。

    “世伯來得正好,隨我一起去,我要拜見老祖宗!睂m爍正色道。

    宮焰聞言聽話的點頭,目光移向站在家主身邊的葉墨凡,對方也要一同去拜見嗎

    前幾日,這位葉畫君就曾拜訪宮府,當時已經離開了。何時去而復返,跟年輕的家主搞在一起他竟一點都沒有察覺。

    葉墨凡是在場唯一的外人,如今宮家出現重大變故,前往會接觸宮家最核心的事務,對方去合適嗎

    不過中年畫君沒傻到在此時發問。作為分家后的旁系,對方拉攏進宮家核心的心腹,宮焰當然不會多說一個讓對方為難的字。

    他此刻內心清楚,宮家要變天了。

    那些灑在他身上的紅色箋紙,哪怕正在不斷讓他受益,他也未感到一點暖意,反而從滿眼的紅色,嗅出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好在,有他和葉墨凡兩位畫君站在宮爍身旁,擁有全場最高戰力,用他們的實力威懾,無人敢趁機作亂,讓他心情好受些許。

    事情發展,總有出乎意料的地方。

    宮家一處已經十幾年沒開啟的石門,突然打開了。被人早已遺忘的強者宮爍的父親,在天降異象后,突然停止了閉關,出現了。

    他的出現讓人群一陣騷動,雖然已經多年未出現在人前,不過宮府所有資深老人都認出對方。

    “家主”有老仆情不自禁道。

    人群傳來竊竊私語。有舊人向新人科普,此人是宮爍的父親,宮家的當家人,不過因為多年不管事,已經被宮爍取代,成為前任家主了。

    宮爍一見此人,握成拳頭的手臂在顫抖。

    “葉畫君,你先行一步,替我照顧靈煙,我有家事要處理!彼麑θ~墨凡道。

    戴面具的年輕畫君頜首,步履不急促,卻快速離開了現場,處理更重要的事。

    他神情冷傲,氣場十足。眾人見他與宮爍交談后離開,哪怕方向是宮家老祖的清修之所,也無人敢攔。

    宮府眾人現在更關注的是,若老祖宗真的不在了,宮家的兩位家主,誰會在今后帶領他們

    天降異象,鬧出的動靜太大,光柱以宮府為中心向外溢光,無人還覺得宮家老祖能幸免。

    畫尊剛死,宮家就要陷入家主之爭嗎

    “爍兒!边@位看上去三十出頭,相貌俊美的男子,抬頭看沖天的光柱后,轉向自家兒子。眼神欣慰道“十多年未見,你長大了!

    宮爍的表情很冷,比葉墨凡第一次在青云畫院撞見對方向師父求畫時,還要冷淡,眼神能凍死人。

    “父親是因為天降異象才出關嗎”宮爍問。

    “對”男子眉頭緊鎖,似在憂心忡忡,眼底卻有一抹藏不住的喜色,“光柱、紅箋,此異象與書中記載一致,凡有畫尊離世,畫道必會為其哀悼。是不是老祖宗”

    “此異象,這周已經是第二次發生!睂m爍打斷對方道,免得繼續制造恐慌,“畫尊頻頻隕落,多事之秋。我正要去拜見老祖宗,父親要一同去嗎”

    “這”男子想起不久前的另一次異象,猶豫了。

    雖然因為距離關系,閻畫尊死后的異象,輻射到宮府已經很輕微,他卻同樣感覺到過。

    如果這回死去的不是宮家老祖,鬧了個烏龍,他情愿回去閉關。

    宮爍將對方神情完全捕捉,眼底失望之色一閃而過。

    又是這樣。懦弱無能的父親,只會逃避責任,不配當宮家家主。若對方沒有貪戀這位子,做一個普通的世家紈绔子弟,母親就不會被逼瘋。

    但若不是父親的關系,他也繼承不了家主,在靈煙被選為奪舍對象后,沒有撥亂反正的勢力加持,救不了對方。

    宮爍心情矛盾,但他知道。自家父親出現的時機有多不合時宜。

    “父親若不繼續閉關,就去陪陪母親吧!彼h顧四周蠢蠢欲動的人群道,“這么多人聚在一起,人聲嘈雜,她一定很害怕!

    名為愧疚的神色,在男子臉上閃過。他保持身為父親的威嚴,點點頭道“是該去看她。爍兒,這些年幸苦你了,以后有爹在,一切就交給爹來做”

    “父親,我已是正式家主!睂m爍再次彬彬有禮的打斷對方。

    “啊那我”

    “來人,送前任家主去心源小筑!睂m爍冰冷道,“父親閉關久了還不知道吧自從那件事之后,母親就搬到此地修養!

    他說到母親,語氣頓了頓,環顧四周繼而有力道“宮家需要家主一力承擔的事太多,就不陪您敘舊了!

    他的意思很明顯,家主要有家主的擔當,宮家不需要以修煉為名,逃避責任的家主。

    這一避就是十幾年,外面早已經風云變幻,沒有了舊人的立足之地。

    宮爍拂袖離開,身邊跟隨著一位二品畫君,哪怕他爹閉關十幾年,都沒超越對方的修為。

    他一路走著,足下生風,等到了宮家老祖的清修之所,他下命道“焰君,封閉此處沒我命令一個都不準放進來!

    “謹遵家主命令”宮焰道。

    這聲“家主”叫得響亮有力。宮爍回頭看了他一眼,兩人對視,畫君宮焰在對方的注視下恭敬一拜。

    這不是一位畫君對畫家的禮節,而是身為家族一員對家主的服從。

    宮爍見此,臉上濃到化不開的冰霜,有了解封的跡象。他沖對方點點頭,穿過了結界,進入宮畫尊的宅院。

    在宮爍被家事耽擱的時候,葉墨凡與對方分開,飛速抵達目的地。

    他一進入結界,就看到陶風云正坐在一張桌子前面,提著水壺給一只空杯子倒茶。

    見葉墨凡到來,他將杯子往對方面前一推道“來得急,渴了吧喝茶!

    葉墨凡目光在茶杯上一掃而過,看向陶風云身后地上的一灘焦黑灰燼,哪里還喝得下茶

    “這是宮畫尊”他指著地上的灰燼。

    陶風云頜首,既然對方不喝,他就自顧自品嘗起杯中香茗。

    “宮靈煙可好”葉墨凡又問。

    “她還在睡。小姑娘見不得血腥,我讓她多睡一陣子,醒來便是天晴!

    “那,我叔叔情況如何”葉墨凡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答案。前者是此行目的以及宮爍的交托,后者則是他自己的私事。

    自從顧有枝在“黃粱一夢”中受到重創,他就無法聯系對方。

    “終于問出口了”陶風云笑道。

    葉墨凡上前一步,伸手對陶風云道,“三天時間已到,請風云府主將畫像物歸原主!

    陶風云愉悅地斜睨一眼地上的黑灰道“物歸原主宮煥顏才是畫作繪制者,她臨死前已將畫作歸屬權交給本尊。所以吾才是畫中仙名正言順的持有者!

    聽到陶畫尊還有心思爭畫作歸屬權,葉墨凡頓時放心了。有對方出手,叔叔定然不至于魂飛魄散,不過叔叔到底是什么體質怎么總招惹變態

    葉墨凡早有準備,取出自己剛從墻上扒下不久,還熱乎的一幅畫作長卷,作為掣肘道“能產生黃粱一夢效果的神行千里圖原畫,在我手上!

    “這不是原畫,只是方便觀看黃粱一夢的副畫罷了!碧诊L云雖這么說,還是將畫中仙取出,一畫換一畫,拿回了屬于彼此的東西。

    畫一入手,葉墨凡連忙檢查完好度。見畫中的顧有枝袖口染墨,褪色大半,心知叔叔在畫中界受到重創,情況不容樂觀。

    陶風云好心提議道“當今世上,唯有本尊對赦令封神最為了解,不妨再借吾半年,必還你一個完整無缺的叔叔!

    “這”葉墨凡意動,卻沒有表態。

    只怕有借無還。但如對方所言,畫中仙在對方手中,才會獲得最好的救治。

    陶風云含笑飲茶,他覺得顧有枝早晚會落在他手上。不過他未得意片刻,之前根本不愿意搭理他的畫中仙,卻發出聲來了。

    “不借我便是就此死了,魂飛魄散,也不愿受你照顧,這三天騷擾的還不夠嗎”

    “哎呦,恢復的不錯呀”陶風云挑眉道。對方這般精神,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不過大概這句拒絕,用光了顧有枝所有力氣,說完他又陷入沉默,任憑怎么呼喚都不作聲,徒留葉墨凡和陶風云兩人大眼瞪小眼。

    “陶畫尊,這三天你是怎么騷擾我叔叔的”葉墨凡橫眉冷對道。

    “唉,也就是不讓他睡覺罷了!

    “”

    小劇場

    葉墨凡陶畫尊,這三天你是怎么騷擾我叔叔的

    陶風云唉,也就是不讓他睡覺罷了。

    葉墨凡你竟真做得出來下賤

    陶風云他睡覺時,我站在他床頭,失眠怪我咯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