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三十一章 意氣之爭

    不過就在秦霖準備加價的時候,忽然他察覺到自己口袋里面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拿出手機一看,只見上面顯示了一條短信。

    是天羅給他發的。

    “不要競爭!

    上面只有這四個字。

    從秦霖拿下之前兩株的態勢來看,這一株靈藥他極有可能也不會放過,所以天羅一直都在觀察著秦霖,見秦霖有所異樣,他立馬就發短信過來提醒了。

    要知道守護者現在是他們的敵對,如果秦霖得罪了他,怕是不會有什么好下場的,所以他這才發了一條短信來提醒秦霖。

    只是秦霖如果可以輕而易舉的被人所勸服,那他也不再是秦霖了。

    放下手里的手機,秦霖加價了。

    “一萬一!

    加價不多,僅有一個基數,但當他的聲音落下之時,全場皆嘩然。

    他終究還是不會放過這一株靈藥。

    “怎么就不聽勸呢?”

    見到秦霖出價,天羅可謂是急的不行,其他的那些先天境如果要搶秦霖手里的東西,他相信以秦霖自己的能力就足以將他們應付掉。

    可如果是守護者要搶秦霖的東西,那又怎么辦?

    想到這里他都不敢繼續往下面想,簡直太可怕了。

    要知道這并不是在路上平白撿東西,是需要用搶的,這是用靈石去競價買啊。

    就算是放棄了又能怎么樣呢?

    只不過現在說這些為時已晚,因為守護者再次加價了。

    “一萬三千枚!

    他的聲音非常淡然,仿佛都沒有把靈石當一回事。

    而聽到了他的叫價之后秦霖的心中也忍不住冷笑,要知道這守護者出世之時身上可是什么都沒有。

    可現如今他卻可以拿出一萬三千枚靈石了,由此可見這段時間他沒少四處掠奪,真是個人面獸心的人渣。

    “一萬五!

    守護者想要此物,秦霖一樣想要,既然都已經決定出手,秦霖便不會畏懼對方。

    就算是用盡他身上的所有靈石他也毫不在意,只因為這青穗可以拿來幫助葉夢。

    修煉的意義就是為了保護自己身邊的人,機會難得秦霖不想錯過。

    “瘋了瘋了,這個人竟然敢和守護者叫價,難不成是哪位隱藏起來的大佬?”兩千兩千的往上加,眾人都心驚不已。

    是個人都知道守護者強大,而之前那些欲要搶奪此物的人都不得不選擇放棄,可這個人竟然要和守護者來扳手腕,難不成他真要所有的靈藥全部都一口吞下?

    算上之前的競價總和,秦霖已經叫出了三萬多靈石了,這絕對是一般武者不敢去想象的財富。

    “是不是大佬不清楚,但今天所發生的這一切足以令人瘋狂!币恍┻M來只是為了看熱鬧的人滿臉都是興奮之色。

    他們是巴不得秦霖和守護者死磕,那樣他們豈不是有好戲可以看了?

    “一萬七!

    和之前那些和秦霖叫囂的人不同,守護者壓根就沒有說什么多余的話,甚至他僅僅只看了秦霖一眼然后便繼續加價了。

    “兩萬!

    秦霖淡然的聲音傳遍全場。

    聽到這樣的話,秦霖身邊的林天雪立馬就忍不住拽了秦霖的衣服一下,她的意思很明顯,就是希望他不要同守護者繼續這樣搶奪下去了,實在是太過于危險。

    而在拍賣臺之上,求月大師也是心中忍不住替秦霖擔憂,因為他這簡直

    就是在懸崖邊上跳舞啊。

    都不用他開口,一道聲音再度響起。

    “兩萬五!边@一次守護者也來了狠勁,一口就直接加價五千,要知道五千枚靈石足以買下一株千年靈藥了,這簡直就是瘋了。

    殊不知更瘋的人還在后面呢。

    “四萬!”

    秦霖霸氣無比的聲音響徹整個拍賣場,讓每一個人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們的腦海中一直在回響著秦霖這句話的聲音。

    “大丈夫不外乎如是!庇腥烁锌艘痪。

    對方是守護者,可秦霖硬還要這樣出價,這是擺明了要和對方過不去啊。

    二人這不像是競拍了,更像是一場意氣用事的火拼,就差直接拿刀子出來了。

    哪有像這般加價的?

    拍賣臺上,求月大師也對著秦霖所在的這個方向略微的搖了搖頭,他的意思大概就是希望秦霖放棄競拍,畢竟對方是守護者,惹不起的啊。

    求月大師沒有說還有沒有比四萬更高價這句話,因為四萬靈石已經遠遠超過這株靈藥其本身的價值,這么多的靈石就算是買下三株這樣的靈藥都綽綽有余了。

    四萬這樣的天價就算是守護者也沒有再說話,因為這個價位已經遠超過他的預料。

    “這小子簡直瘋了!

    聽到秦霖這樣瘋狂的報價,天羅的心簡直都跳到了嗓子眼,他這是要把守護者往死里得罪啊。

    眾人的擔憂秦霖心里何嘗不知曉,可他既然做了,他便不會后悔。

    不過他也有自己的破解之法,只見他此刻說道:“堂堂守護者乃是正義的化身,今日沒買到此物,你總不至于出手搶奪我吧?”

    大庭廣眾之下秦霖要硬逼守護者說出不搶奪此物,因為他一旦這樣說了,那便不會那樣去做,守護者丟不起這個人啊。

    這句話秦霖無異于把守護者推到了一個風口浪尖之上。

    見無數人都把目光放到自己的身上,守護者也忍不住冷哼了一聲,道:“區區靈藥還不值得敗壞我名聲,但我卻可以拿四萬靈石與你交換!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這是什么意思?

    不是明搶,但卻等于明搶啊。

    守護者的話把秦霖也堵的夠嗆,他萬萬沒有想到守護者竟然能和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來。

    東西是秦霖花費四萬靈石拍賣下來的,而他也出這個價來和秦霖買,那不還是等于搶嗎?

    “很抱歉,我并沒有任何交換的意思,你恐怕要失望了!

    眾目睽睽之下,秦霖又說出了一句令全場人悚然的話,這怕是真的要和守護者干到底了。

    聽到秦霖的這句話守護者沒有再說話,表情也沒有什么多大的變化,仿佛是放棄了一樣。

    可秦霖知道守護者肯定沒有打算放過這一株靈藥,估計他正蘊量著什么壞招呢。

    無人再加價,最終這株可救人的青穗以四萬靈石的天價落入到了秦霖的腰包當中。

    敲下拍賣錘的那一瞬間,全場的人都忍不住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真的是天價了。

    這么多的靈石只為一株靈藥,這一趟果然是不虛此行啊。

    看了一眼秦霖所在的方向,求月大師心中一嘆,隨后他請出了下面一樣寶貝。

    不出意外,拿上來的又是一株靈藥。

    五千的起拍價,沒等其他人開口競價,秦霖直接就是一口加價了上去。

    “九千!

    秦霖的聲音傳遍全場,讓那些準備競價的人全部都啞火了。

    不是他們不想去競爭,實在是他們的財力不允許啊。

    人家為了一株靈藥連四萬靈石這家天價都報的出來,他們誰敢去搞啊。

    而且他們打心眼里也不敢去得罪秦霖這種土豪到沒邊的瘋子,一個能拿出這么多靈石的人,其背后必定有一個極其龐大的勢力,得罪了這種人不會有什么好結果的。

    無人加價,守護者也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目光變得愈發的冷冽了。

    “好,九千枚靈石,成交!

    連叫了數聲都沒人反應后,求月大師敲下了拍賣錘。

    連續四株靈藥全部都落入到了秦霖腰包,這絕對可以說是拍賣會歷史上罕有的事情了。

    “好了,靈藥的拍賣就此告一段落,下面我們開始拍賣大家都迫切想要的東西!

    說著求月大師后退一步,道:“有請下一件拍品!

    全部的靈藥都被秦霖收入囊中,求月大師也不想繼續拍賣這種東西了,因為他能看到全場很多人的眼睛都紅了,秦霖買走了所有的靈藥,這肯定會引發巨大的麻煩。

    這簡直捅了一個天大的窟窿啊。

    下面要拍賣的東西是丹藥,而秦霖也找過他們拍賣丹藥,想必他不會再出價了吧?

    “火炎丹,修煉火系功法的人可服用,經過我們的鑒定,此丹藥余存的藥力最起碼還有五成,現在開始競拍,底價四千枚靈石,每次加價不得低于五百枚靈石!

    靈藥值錢,相比之下丹藥更加值錢,所以丹藥都被放在了后面當壓軸物品。

    要知道地球上的煉丹師幾乎死絕,而丹藥這東西往往都是被人在各大遺跡中被發掘出來,所以這東西越用便會越少。

    所以當求月大師報出底價過后,這火炎丹的價格便瘋狂的往上暴漲,人們對于丹藥的追求實在是太過于瘋狂了。

    僅僅十幾輪的加價過后,這僅剩下一半藥力的丹藥價格被抬到了八千枚靈石。

    在這樣的高價位上面,出價的人寥寥無幾。

    而在拍賣席的前面,秦霖的口中也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低罵,僅剩下一半藥力的丹藥都能賣到八千枚靈石的價格,而之前求月大師買他的丹藥也才這個估價,這簡直就是把他忽悠了啊。

    似乎是發現了秦霖正在看自己,拍賣臺上的求月大師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尷尬之色。

    只不過他可不是一般人,臉皮也厚,所以很快他臉上的尷尬之色就消失了。

    畢竟交易都已經結束了,秦霖想要反悔那可不行。

    最終這枚丹藥被人以八千五百枚靈石的價格買走,倒是讓不少人憤恨不平,其中就包括了那個紅毛怪。

    要知道他修習的便是火系功法,先前的靈藥他沒能搶過秦霖,而這一枚丹藥他一樣沒有搶過別人,虧他出來的時候帶那么多靈石他還覺得夠用了,可現如今看來,他還是一個窮鬼啊。

    他就連出價與人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下面讓我們繼續請出新的藏品!

    留在后面拍賣的幾乎都是和武者息息相關的丹藥,不管藥力還剩下多少,秦霖都能發現全場的很多人都爭得面紅耳赤,很顯然他們不少人都是奔著丹藥來的。

    “好了,一般丹藥的拍賣就此告一段落!鼻笤麓髱煹目谥邪l出了一道聲音。

    “走吧走吧,真是沒過足癮啊!北娙艘詾楸敬闻馁u會已經結束了,可就在這時忽然人群中響起了一道聲音。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