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七十六章 自信點

    女修愣了愣神。(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玉蘭思這句話的意思。

    玉蘭思:“……”

    原來這女修不僅腦子有問題,反應力也不好。

    到底是如何活到現在的。

    趁著那群妖獸還沒有過來,跳下去一把拉住女子,直接一躍到了樹枝之上。

    為了保險起見,還將周圍的樹枝拉過來擋了擋。

    之后又看了看頭頂的鈴鐺,確定自己被籠罩在光環之下,這才松了口氣。

    女修這才回過神來。

    發現自己的姿勢有些怪異。

    仿佛是窩在玉蘭思的懷里,頓時老臉一紅。

    (°ー°〃)原本還有些遲鈍的心跳的飛快。

    不過背后感覺很平坦,若非確定對方是女子,她還以為是被一個男子圈在懷里。

    -

    玉蘭思看不到她的表情,她的視線已經被前面緊急剎車撞到一大片樹木給吸引了。

    因為大山腳下的樹木都不算密集,所以妖獸們奔跑過來的時候還懂得注意避讓,所以并沒有撞斷樹木。

    結果現在這緊急剎車,耳邊滿是樹木倒下的轟鳴聲。

    還好沒有傷到人。

    只是看著這么一波妖獸沖過來,她還是有點怕怕。

    忍不住在心里大喊:

    阿娘救命!

    咦、不對,阿娘來也沒用,就是個送人頭的。

    師傅救命!

    只可惜師傅在宗門,所以她現在只能寄希望于鈴鐺的防御能力給力了。

    至于拿起武器就是干。

    ……還是算了吧!

    她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又看了一眼彌漫過來的妖獸威壓。

    得,里面沒幾個是她惹得起的妖獸。

    一個個看著都挺有威脅的樣子。

    所以她盡量收起視線,不落在這些妖獸上,避免被注意。

    -

    感覺到懷里的女修身體很僵硬,應該也和她一樣比較害怕。

    不過玉蘭思心里到底有點底,所以盡管很怕,也不至于失態。

    只是看著那些一邊尖叫一邊往樹上飛的其他修士。

    到底還是有點不是滋味。

    這些修士的修為都不高,不然也不會被留在山腳。

    如今不管是天上,還是地上,都有妖獸。

    根本沒法躲。

    如果山上的大佬不下來的話,留在下面的人估計沒多少能活。

    倒是有人看到玉蘭思這邊的鈴鐺,想要過來。

    但妖獸就在山腳,雖然停了下來,卻也有些調皮的故意在樹下走來走去。

    卻將他們圍在山腳。

    玉蘭思抬起頭,看不太清頭頂的妖獸,但也能隱約看到它們在天空盤旋。

    “別、別擔心,我、我們肯定沒事的!庇裉m思吞了吞口水。

    還不忘一邊安慰這懷里身體僵硬,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嚇傻了的女修。

    女修好一會才回過神,知道不是糾結在誰懷里這件事情的時候。

    玉蘭思這樣圈著她,也變相讓她被籠罩在鈴鐺的防御之下。

    這才抬頭去尋找小伙伴。

    發現兩個小伙伴在一棵樹上瑟瑟發抖,心里松了口氣。

    看著倒是不怎么失態,要帶焚月宗也是一流門派,丟啥都不能丟臉。

    不得不說,不管是在哪里,面子工程對人類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

    雖然不知道這些妖獸為什么圍在山腳不攻擊他們,但只要沒事,應該可以等得到師兄們回來。

    只可惜,他們等了差不多半個時辰的樣子,山上的人似乎都還沒有發現山腳的異常。

    別說山腳了,光是頭頂那黑壓壓的一大波妖獸,都不可能看不到。

    沒有下來要么是因為他們下不來,要么就是因為他們被放棄了。

    時間過去的越長,眾人的情緒就越是不穩定。

    就連妖獸都還是有些煩躁不安了起來,大部分的妖獸都開了靈智,雖還沒有化形,但已然是有了不低的智慧了。

    有些雖然沒有去傷人,卻故意跑到樹下轉圈,嚇唬在樹上的修士。

    要不就是直起身子,用爪子去抓樹干。

    嚇得修士們更是驚叫連連,不管是男修還是女修都是如此。

    可唯獨玉蘭思這里,仿佛被隔離了一般,硬是沒有一只妖獸過來。

    甚至有些妖獸走過來,都會繞一圈,也不過來嚇唬她。

    這讓玉蘭思更加有信心了,或許這鈴鐺還能隔絕氣息?

    這些妖獸看不到她?

    確定自己暫時安全之后,玉蘭思這才發現她的手有點酸。

    可若是不圈著也不知道女修會不會被暴露在防御之外。

    好歹之前她也對自己表達了一點善意,她也愿意回報她的這點善意。

    -

    “那個,不介意我換個姿勢嗎?”

    玉蘭思雖然運轉著靈力,但一直保持一個動作,也遭不住啊。

    女修低著頭,聲音有點。骸班!

    玉蘭思還以為她是嚇著了,還癟了癟嘴。

    這膽子也太小了吧。

    就這膽量也出來行走江湖?

    不過也不能說別人,她若是沒有這鈴鐺,也怕怕。

    被這么多妖獸圍著,一時之間也忘了自己也有一個這種鈴鐺。

    可能是覺得墨染給出來的鈴鐺更值得信任吧!

    甩了甩手,讓女修靠著自己不要動。

    而后緩緩的坐在旁邊的樹枝上,伸了伸腳。

    這才覺得舒坦了一點。

    就是女修坐在她的面前,讓她覺得不太得勁。

    除了擋視線,滿頭的簪子首飾啥的老是戳她的臉。

    干脆讓女修坐她旁邊。

    結果坐在她旁邊之后,只要她沒有觸碰女修,這鈴鐺的光環就落不到女修身上。

    玉蘭思將手放到女修的肩膀上。

    果然,她身上也被籠罩了一層金光。

    玉蘭思:“……”

    這玩意這么智能?居然是觸碰式的。

    驚奇完了之后,發現女修頭低得都快要碰到自個胸口了。

    這是——

    “你這是在表演下巴戳胸口?”

    女修:“……”

    沒看出來她是害羞嗎?

    不過又想起面前這是個女修,不過是被女修抱了一下。

    好像也沒什么的樣子。

    可一想到剛剛危急時刻,玉蘭思跳下來一把拉著她,心里就忍不住多了幾分說不出來的感覺。

    玉蘭思見她不說話,就抬頭繼續看著前面的妖獸。

    結果正好和不遠處的一頭虎妖視線對上了。

    玉蘭思:“……”

    Σ(°△°|||)︴臥槽,它會不會覺得她在挑釁?好怕怕。

    虎妖:“……”

    Σ(°△°|||)︴臥槽,她這么看著我想干什么?好怕怕。

    然后玉蘭思和虎妖同時若無其事的轉過頭,仿佛剛剛的對視就是一場幻覺。

    隔了一會,雙方都確定對方并沒有什么反應,這才松了口氣。

    虎妖悄悄摸摸的往后退,到角落去躲著。

    等會若是老大吩咐攻擊的話,它一定要躲遠點。

    -

    又過了兩個時辰,天色越來越暗淡了。

    玉蘭思和女修的表情都有點不太好看了。

    快天黑了。

    隨著天色越加暗淡,妖獸群的動靜就越大,甚至已經出現好幾次又妖獸跳到樹上了。

    驚起一碴一碴的土撥鼠尖叫。

    每一次聽到尖叫聲,玉蘭思和女修都忍不住慫了慫脖子。

    “我懷疑它們天黑之后會沖我們出爪!”女修聲音有點顫抖的說道。

    玉蘭思:“……”神特么出爪!

    (┬_┬)自信點,把“懷疑”兩個字去掉。

    明顯這些妖獸就是在等天黑。

    -

    到底都是剛出社會,還沒有太多社會經驗。

    也很少見過這種大場面。

    會怕怕也正常,玉蘭思也很怕怕。

    要不是因為她是大宗門弟子,不能丟天陽門的臉,現在恨不得沖著山上大喊墨染的名字救命。

    她不覺得墨染會放棄她,多半是被什么絆住腳了。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