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六百二十九章 有人搗亂

    第八天,那位肝氣郁滯患者來到,沒有任何排場,低調的穿過排隊的人群,來到了診室,對著龍擇天噗通跪倒:“小人唐侃謝神醫救命之恩!”

    “唐侃?”龍擇天還沒有說話,李來樂看著唐侃,問道:“莫非是南唐北魏西蘇東寧之南唐的族人?”

    唐侃道:“正是,但是我已經淪為末枝下人,甚至不如下人,否則,也不會孑然一身來到此處!”

    龍擇天扶起唐侃,說道:“既然已經落魄至此,想必診療費用也拿不出,那么,就免了,回去吧,我這兒還忙!”

    唐侃道:“小人已經無家可歸,父母雙亡,妻離子散,與其在那大戶人家做個小人,不如來到公子身邊,哪怕是為公子牽馬墜蹬,小人也心甘情愿,還請公子收留!”

    還是沒等龍擇天說話,李來樂又搶話道:“雖然說醫者仁心,但是,我們這間小小的醫館可是比不上大戶人家,連住的地方都很局促,哪有地方收留一些外人?”

    龍擇天心中有些不喜,覺得這李來樂不但話多,而且有些自私自利,與自己不是一號人,但是,想來一些小市民都有這種小作風,見怪不怪,總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大公無私吧?所以,龍擇天雖然不喜,還是對李來樂和顏悅色的說道:“唐侃已是無家可歸,能幫盡量幫一些,他的工錢和伙食錢都從我那一份里出,至于住處,我看你的下人不少,總會能擠出個地方g。(www.274816.tw)”

    李來樂還是不愿,但是,人家龍騰和鳳飛乃是蓋世神醫,還等著靠人家發財,于是只好忍下來,不再說話,忙碌去了。

    唐侃比較機靈,一看如此,便跟上李來樂,說道:“大老爺有事情盡管吩咐,小人雖然一事無成,但是手腳利索,無論醫館還是家里的大事小情,小人定當竭力!

    李來樂看了看唐侃,雖說不喜,但看唐侃伏低做小,人也機靈,便將其引入后堂,分派活計去了。

    德仁堂紅紅火火,一旁的回春堂冷冷清清,任誰看起來這兩家醫館不可能相安無事,也就是七八天,回春堂終于坐不住了,一群人沖進醫館,徑直來到診室,連踢帶打,將屋內看病的人打將出去,又將門口排隊的人驅散。

    龍擇天和心兒沒動,似乎被嚇住,看著一群耀武揚威的人有些呆傻。李來樂不干了,指揮下人據理抗爭,一瞬間在醫館內打個熱火朝天。

    龍擇天還是沒動,病人和排隊的人都多得遠遠的,看著德仁堂,小聲議論,為其不平,但是,終于還是不敢出面。

    龍擇天和心兒還是傻傻的坐著,奇怪的是醫館的所有人都被打翻在地,龍擇天和心兒身邊竟沒有一個暴徒,李來樂和唐侃鼻口竄血,甚至眼睛青腫的封上了,而龍擇天和心兒依舊傻傻的坐著,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領頭的是一個壯漢,手持鐵棍,烏黑的,看樣子很重,足有百十斤,棍子指向龍擇天,氣勢洶洶,道:“給你兩條路,一是投靠回春堂,二是滾蛋,西城不容你!”

    龍擇天仿佛才從呆傻中驚醒過來,靠在椅子上,看著氣勢洶洶的壯漢,說道:“既然敢來西城開館,就不怕你們威脅,本少也是有靠山的人!”

    壯漢不屑道:“你可知回春堂的靠山是誰?一無所知,倒是很囂張!”

    龍擇天笑了笑,道:“我也是有把子力氣的人,四五百斤重的人我說扔出去就扔出去,你也就二百多斤,把你扔出去不費勁!”

    壯漢手中指著龍擇天的鐵棍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但是依舊堅挺著指著龍擇天,說道:“我是給你帶話來,要不跟我走,要不現在立馬滾蛋!”

    龍擇天看了看鐵棍,很不高興那人一直就那么指著自己,說道:“你也回去帶個話,告訴你們的老板,把回春堂讓給我,否則,今夜我師父便去拜訪,他老人家出面,就算是你認為最大的靠山也保不住你們!

    龍擇天很不高興的伸出手,將壯漢一直堅挺的鐵棍奪了過來,往外一扔,那鐵棍像是長了眼睛,竄出門,拐了彎,砸在隔壁回春堂的門匾上,打了個稀碎。

    壯漢心有余悸,一揮手,所有人出了大堂。

    龍擇天拉起李來樂,又扶起唐侃,對眾人說道:“都去后堂,各自療傷,今日不診!”

    龍擇天對一直哼呦嗨呦的李來樂說道:“不用害怕,明日,回春堂歸屬德仁堂,你是老板!”

    龍擇天拉著心兒,出了德仁堂,二人就在西城城區散起步來。

    時間不大,回春堂門口包圍了不少人,都是擇天閣城防隊的人,要帶走領頭的壯漢和那些打砸的人被帶走,回春堂沒有反抗,交出了那些人。

    龍擇天和心兒沒把剛才的事當回事,七八天的忙碌,看的病人不下于五百人,也是很累的,今日不診,正好可以散散心,休息一下,便信馬由韁在城內游逛起來。

    平民區人多熱鬧,小攤小販更是琳瑯滿目,叫賣聲和人群的寒暄熱聊以及說不上是雜;蛘邉e的什么表演的聲音混合著,亂哄哄卻極有人氣。龍擇天就在這熱鬧的大街上穿行,是不是買點小零食和一些小物件,和心兒兩人玩玩耍耍,倒也心情愉快。

    中午,龍擇天對心兒說到:“找一家酒館,你我夫妻喝上一杯如何?”

    心兒笑道:“那就找一間,不要太大,不要太奢華,干干凈凈就可以!”

    龍擇天點頭,拉著心兒左看右看,見一家名叫西來順的餐館很熱鬧,人也多,對心兒說到:“這家應該不錯,人多!”

    心兒點頭,與龍擇天手拉手進入,跑堂的小二見來人,喊道:“小店客滿,先生若是不棄,我在一角搭上一張桌子,只是背靜些,可否?”

    龍擇天點頭,說道:“偌大的餐廳,居然客滿,可見酒菜一定很好,就這樣,在那一角加一張桌子,我二人就在那里!”

    小二應聲說好,一溜小跑,張張羅羅,在北角靠近伙房一側搭了一小張桌子。

    龍擇天拉著心兒來到桌子前,二人坐下,小二道:“二位吃點什么?”

    龍擇天問道:“你店如此熱鬧,想必是有特色菜肴,還請小二推薦一下!”

    小二道:“小店乃是西城最有特色小店,以燉牛肉和烤羊排為特色,牛肉為瓦缸悶燒,經一夜悶燉,肉變得軟嫩多汁,入口即化,肉香久久,令人回味不止?狙蚺艅t是選取中洲云霧山靈羊,一年生羊羔,剔皮去骨,加上山珍調料,腌制十二個時辰,待料入嫩肉,渾然一體,便現場烤制,以刀切下,趁熱入口,那味道別提多地道了!”

    龍擇天笑了笑說道:“聽你這么一說,口水都快下來了,那么,就這兩道菜,酒有什么好酒,來一壇!”

    小二說道:“本店畢竟是小店,酒水一項沒有宆霄玉液,但是,城西有一條麗水,乃是有著極濃欲的仙靈之氣,高粱是太倉高粱,洞藏乃是麗水仙洞,三者合一,雖不敢說比之瓊宵玉液,也是人間極品,酒曰麗水釀,先生可來一壇品嘗!”

    龍擇天點頭:“好,就來一壇麗水釀!”

    店小二一聲“好嘞!”手巾一搭,喊道:“加桌燉牛肉一碗,烤羊排一份,麗水釀一壇!”

    餐館人很多,但是沒有猜拳行令的人,小聲說這話,所以雖然人多,但是倒也不是很嘈雜。有幾桌人看向龍擇天和心兒,見兩人平平常常,也失去了看的興趣,低頭聊天喝酒。

    龍擇天當然耳聰目明,鄰桌說話聲音不大,卻字字入耳:“聽說沒,城西那家最不起眼的西街醫館改名德仁堂,來了一對夫妻神醫,簡直神乎其技,治好了不少疑難雜癥,世人都說,二人乃是神醫云祖的傳人,不知是否確有其事!

    另一人道:“我也聽說了,西街有名的混混大胖子童胖子去那里搗亂,被那人來來去去甩出去好幾十次,不但沒死,還他么減肥了,簡直神乎其技,神乎其技!聽說神醫的夫人一點不差,不但會治婦科病,還有讓人改變丑陋容顏的本事,特別是那些臉上有疤或者有胎記的人,人家輕松能除去!

    “果然是有本事的人!”另一人由衷贊嘆,接著嘆氣道:“不過,好像不能長久,聽說回春堂已經盯上了那二人,恐怕下場不會好!”

    又一人壓著聲音,說道:“回春堂神秘莫測,好像不是看病的地方,倒像是衙門,比衙門還讓人害怕。多年前,西城一場瘟疫,無數人束手無策,回春堂出手治好了瘟疫,但是,也因此讓人害怕,太黑,黑的沒有錢只能等死,而且,那場瘟疫來的蹊蹺,怎么恰好就是回春堂有解藥?”

    “不敢胡說,回春堂可不是簡單的地方,耳目眾多,若是被他們知道我們如此議論,我們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當先說話的人壓著嗓子,小聲道。

    龍擇天一字一句清晰入耳,便有了打算,這是,酒菜上齊,龍擇天為心兒斟滿了一杯酒,說道:“娘子,請滿飲此杯!”

    龍擇天拿腔拿調,心兒一笑莞爾,二人舉杯碰杯,一口干掉。

    麗水釀,果然有黔水釀的味道,早先聽太祖爺爺說,是他改造了麗水釀,將黔水釀的一些功法用于釀制麗水釀,這麗水釀便有了三分黔水釀的醬香味道,今日一喝,果然如此,不禁對老祖佩服有加。

    麗水有仙靈之氣,麗水仙洞又被仙氣滋養,那釀造洞藏出來的酒便有了瓊宵玉液的一分靈氣,喝起來果然令人回味無窮。

    鄰桌那一聲云祖,令龍擇天有了興趣和打算,晚上,回春堂一行,要不,就打著云祖的旗號?。。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