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425 約法三章

    夏晨雪咬了咬唇,“我能幫你什么嗎?”

    楚寒冰用手掐著她的臉龐,寵溺的笑著,“能!不生我的氣就可以。(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夏晨雪沒有笑,表情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楚董長是不是不會接受我和球球?”

    過去沒問過,也沒想過這個問題,那是因為她覺得沒有那種必要,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他們之間感情的加深,她突然有了走他進全部生活的想法。

    今天看見了楚雄啟看鄭若盈的眼神,以及聽到楚雄啟對鄭家的認可,夏晨雪越發的不自信。

    楚寒冰知道夏晨雪有時候是一個特別敏感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因為知道他是公司總裁就逃跑。

    他有些愧疚又無奈的說:“給我點時間吧!處理好了公司的事,我一定會大大方方的把你和球球帶到他面前,相信我好嗎?”他低沉性感的聲音緊貼著夏晨雪的耳畔響起,這聲音聽了讓人格外有安全感。

    夏晨雪的身體又向楚寒冰身體上靠了靠,很篤定的回答:“我相信你!

    爆炸案后,劉一雯和許嘉海都曾經給她講過,楚寒冰是怎樣沖進火海去救她的,就算她對感情再遲鈍,她也不是瞎子聾子,感受不到楚寒冰對她的愛。

    一個男人能為了救她連命都不要,她還有什么理由不相信,這輩子就算她永遠都無法得到楚雄啟的認可也無所謂,只要有他認可,她就覺得足夠了。

    楚寒冰摸著夏晨雪的頭發,沉聲問:“既然相信我,是不是就代表你不生氣了?”

    夏晨雪的眼眸對著他,里面寫滿了認真,“你以后還會和那位鄭小姐在一起嗎?”

    這個問題問的很直接,夏晨雪不是圣母,以一個妻子的立場是不會接受楚寒冰為了股份去妥協,與鄭若盈交往,她不會看著自己的男人與別的女人約會而坐視不理,如果她可以那樣,相信她也不是真的愛楚寒冰。

    所以,所有的話她必須先問清楚,得到一個答案,她才能安心。

    楚寒冰的眉心擰了起來,夏晨雪今天和他生氣鬧脾氣,他的心里其實很開心,這足以證明這個女人很在意他。

    可是面對楚雄啟,他以后真的會可能要像鄭若盈所說的那樣,假裝和她戀愛……

    戀愛談不上,但是也會不可避免的和她接觸。

    他不會對她說謊,目光沉沉的望著她,“以后不可避免的會和她有一些接觸,但是我會控制分寸和她保持距離!

    夏晨雪沉默了,看著面前的男人。

    她知道過去他明明可以和江月馨走近,就可以輕易借著江月馨不為人知的市長千金身份得到中標機會,可是他沒有,他是靠了自己的力量把江月馨推倒,來為她討回公道。

    如今,他開誠布公的向她坦白,他們日后可能會有接觸,她突然明白楚寒冰現在是什么樣的處境。

    她的內心開始苦苦的糾結,矛盾在心里極度掙扎中……

    她的秀眉緊緊的擰著,抓起楚寒冰的手,很鄭重的說:“要見她,可以,必須約法三章!

    “第一,與她見面必須提前與我報備!

    “第二,不許與她單獨見面,身旁必須有第三者才行!

    “第三,不許和她有任何身體接觸,跳舞也不行!

    這畫面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曾幾何時,某男不是一直要求別人不要見某人,要報備來著的嗎?

    劇情反轉的似乎太快了,才幾個月的時間,他的女人就翻身把他壓制成農奴了!

    楚寒冰沒有猶豫,很肯定的回答:“我答應你!

    夏晨雪看著他,沉默……

    楚寒冰舉起右手,“要我發誓嗎?如果我做不到……”

    “不用發誓!

    夏晨雪的手指放在他的唇上,阻止了他,不是她擔心楚寒冰會違背誓言遭受到什么后果,而是她信任他,這也是夫妻之間最基本的信任。

    楚寒冰把夏晨雪的手抓在自己的手里,性感的唇印在她柔軟的唇上,深深的一吻過后,把她從自己的腿上放下來。

    自己站到她面前,很是紳士伸出手,笑問:“楚太太,我可以請你跳一支舞嗎?”

    夏晨雪唇邊帶著一抹笑容,把手搭在楚寒冰的手心里,“好!

    酒店的房間里,男人摟著女人翩翩起舞,沒有音樂,沒有觀眾,他們輕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飛高翔;他們熱情萬分,默契十足邁著步子。

    他們,不需要音樂,因為,節拍就在每個人心中。

    他們,不需要觀眾,因為,他們眼中只有對方。

    “你是故意和章總親近,來氣我的?”楚寒冰低聲問。

    “章總?”夏晨雪眼眸一轉,想起劉大智好像確實稱那個人為章總。

    她笑著說:“你說呢!”

    頓了頓,想起那個人被劉大智支開了,便問:“劉助理帶他去哪了?”

    楚寒冰眉梢挑了一下,“去了一個今天晚上能讓他安睡的地方!

    夏晨雪:“………”

    這男人腹黑和小心眼的程度可見一斑!

    “我們只是聊聊天而已,沒有別的!

    楚寒冰停了舞步,身體靠近她,“就是因為只是和你聊天,才只是把他關起來了,如果他敢有別的,我廢了他!

    夏晨雪看著那陰沉的臉,有幾分恐懼。

    “我告訴,要是不想連累別人,下次不許和那種人聊天!

    說完紅唇霸道的吻上夏晨雪的唇,一邊吻一邊問:“知不知道!

    夏晨雪的唇被他緊緊的吸著,發音含糊不清,“知…道……了!

    得到了答案,楚寒冰沒有放開她的打算,他反而更加肆無忌憚的吻著她,他喜歡她唇上的味道,好像怎么嘗都嘗不夠……

    ………………

    清晨,空空的肚子在夏晨雪還沒睡醒的時候,就發出了饑餓的信號,把她吵醒。

    她睜開眼睛,身旁的男人還在熟睡,楚寒冰比她晚醒,這是很少有的情形。

    她沒有起床的打算,而是專注的看著身旁那個完美的睡顏。

    他深邃的眼睛此時緊閉著,烏黑的長睫緊緊貼著眼睛,性感的唇上還留著昨晚她攻擊過的痕跡,卸掉平日里的冷峻和嚴肅,露出安然的樣子,寬闊的胸膛有規律的起伏著,夏晨雪的指尖,從上至下摩挲著他的肌膚,他的肌膚因為經常運動,彈性極好,她的指尖在他肌膚上跳躍,最后停留在他的腹部。

    隱隱約約中一道長長的疤痕,非但不丑而且還更為他增加了幾分男性魅力,夏晨雪摩挲著那道疤痕,她第一次發現這個男人并不是處處完美。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