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33章 圣旨到(3更)

    “林老爺,在下奉皇上旨意來請縣主回京都,既縣主外出不在家,本統領便在這等等縣主,不著急。(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說話的是一個搞頭高挑的男子,或許是因為手上沾的血太多,略帶了幾分陰沉之氣,長的不算清秀,輪廓分明,給人感覺就不好相與,俗話說,面由心生,此人,絕非善類,一身錦衣,披著暗紅色的披風,腳上一雙黑色長靴,走路步子很大落地聲確很小。

    老太爺雖然不懂武,卻能看出幾分,此人會功夫。

    “趙統領,您坐,我家大丫頭恐是一時半刻回不來,如今她掌家,說是去跑生意,這老夫也不知她去了哪,您公務繁忙,不若留下圣旨,等她回來,讓她觀旨進京就是!崩咸珷斞鹧b不知,只當是一般尋常的宣召旨意。

    林家別莊內外,被圍了個水泄不通,里里外外加起來,起碼有五百號禁衛,來請一個小小縣主回宮,用的上這么多禁衛親自出動,這分明是來抓人的。

    林家上下心里都明白,幾位太太嚇的不敢吱聲,老太太一直安靜坐著,強撐著身子坐的筆直,幾位爺小心翼翼將孩子們與禁衛隔開。

    這一屋子老弱婦孺,且都是讀書人,那趙統領倒也沒有太介意,還客氣的讓屋內的禁衛出去候著。

    “老太爺無需多禮,縣主怕是沒走遠,老太爺不知無妨,在下已著人去望月城問閑王了,想必,王爺那邊會有消息,在下在這等等無妨!闭f這不許多禮,卻徑直走到主位坐下,將手中的刀擱在桌上,刀落桌面的聲音有些大,讓在場的人忍不住心頭一顫。

    這一路,他們也聽了不少有關禁衛營的事,見識了各地直隸所的手段,禁衛營統管各地直隸所,恐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寒香暗中看著,瞇了瞇眼沒敢輕舉妄動,還真有些棘手,這五百號人,都是練家子,到不是怕打不過,是林家這一家老小在這,怕會殃及他們。

    再有,這個姓趙的家伙也有不是個草包,還沒對上,不知具體情況,但從他的步子和呼吸聲來判斷,內力也不差。

    小雙已經搶先一步趕往望月城,上次王爺走的時候交代,人如果到了這就第一時間去望月城通報。

    這些人比預算的時間早到了兩天,也不知主子回來沒有,這有寒香和她的人在,真動手到也不怕。

    “趙統領,不知皇上千里迢迢召我家大丫頭入宮,所謂何事”老太爺假裝客氣打聽,讓林總管上了茶坐在左側位置上。

    趙統領看了對方一眼,笑的意味不明,“聽聞老太爺曾在前朝御前行走,此處離京都甚遠,老太爺不妨猜猜皇上何意”這話,十分之大膽了,有句話叫君心難測,當臣子的,最忌諱的就是猜忌圣心,這樣的話,他竟張口就來,可見他在皇帝跟前的地位非同一般。

    閑王遠居川西是不假,可他在京都這么多年,難道真的一點消息都沒有,他是不信的,皇上也不信,所以讓他行程變幻而行,時快時慢,最后提前到,就是想讓望月城措手不及。

    林霜語不再林家,恐怕是已經知道消息躲起來了。

    他只要去找閑王要人就是,皇上的用意,本也是借此一舉雙得,既大老遠來一趟川西,就一并解決了。

    不過,對那位縣主,他也是幾分好奇,皇上如此大費周章的花心思,倒要看看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趙統領玩笑了,草民怎敢妄猜圣意!闭f完,便不在做聲,只要大丫頭不在,他要等就等,總不能莫須有將林家一家老小拿下,那便是妄動刑罰,林家自保也無可厚非。

    五百禁衛營的確不少,也足夠下人,但是林家也不會坐以待斃。

    林老太爺心中,也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屋內瞬間安靜的詭異

    而望月城這邊,岳老正在招待前來要人的副統領。

    “李統領,您看,這么不巧,王爺的確是和林小姐在一起,不過兩人數日前已經離城,說是去陪未來王妃談一樁買賣,一個女子家他不放心,這歸期”

    “岳老太爺,您也是朝中老臣,知曉律法,封底藩王,沒有圣旨是不得離開自己的屬地的,若是冒然離開,便是”和姓趙的一樣的裝飾,只是帽檐略有不同,怕是區分身份的區別。

    這李統領年約三十二三,說話到是有些斯文的樣子。

    “啊喲,這個自然知曉,李統領言重了,就在川西屬地境內沒有圣旨,王爺怎敢出川西!痹览咸珷斶B忙煞有其事的解說,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還真像那么回事。

    李統領點了點頭,揮袍而坐,“那李某便在此等著,既是川西境內,又離開了數日,估計也快回了!

    就算要發難,也的見著人閑王就是在如何,也不可能丟下這川西帶著未來王妃跑路吧這點基業都不要了那他往后可是連安身立命的地方都沒了,再說,一個藩王,私自離開屬地,都不用皇上再下旨,統領就可讓附近直隸所的人發各地文書抓拿閑王回京解釋了。

    “那李統領安坐老夫著人去尋一尋,莫讓統領等太久才好!痹览咸珷斦f完起身,丟了一句話,又吩咐下人好好伺候好茶水,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大廳。

    既然要等,坐著就是,他年歲已高,不便奉陪。

    哼也不知如今朝中怎么回事,一個禁衛營就能帶人直闖王爺府,越發的沒有規矩了,這些人行事作風更是處處透著狠辣的痞氣。

    “岳老,如何”童光年在外屋內廳一直等著,看到岳老過來,連忙小聲問了句。

    岳老搖了搖頭,“恐怕不見著王爺不會罷休,外頭一共多少人”

    “城外五百禁衛,林家那邊五百,總共一千人,但是,這附近幾座城池的兵馬最近都有調動的痕跡,怕是此次不能善了!本瓦@一千人,都有些棘手,若是真動了兵馬,望月城真的能定住嗎

    看來,皇上這次是下定覺得要拿主子了。

    “告訴顧建軍,王爺沒有回城之前,一個禁衛都不要放進來,這是王爺的屬地,朝廷即便要讓兵馬進城,也的有說得過去的理由!痹览县撌殖了,心里略有些擔憂,看得出,皇上勢在必行,九兮此時還沒回來,他們一時也聯系不上,如何是好

    童光年點了點頭,這個不用吩咐,當初主子離城是,顧老將軍立了軍令狀,只要他在,絕不讓人踏入望月城一步,就算是朝廷的兵馬也不行,如今川西,早已改行王府令了。

    “童老,他可有消息”

    搖頭,“暫時沒有消息,不過主子素來知道輕重,是這些人提前到了兩天,最遲,主子這兩天也回了,只是聽聞王妃還未回來,怕是到時候他們要借口發難!闭f完嘆了口氣,主子為了撇清林家,吩咐他們,若是朝中來人,就說他陪著王妃去談生意了。

    如果他一個人回來,這些人勢必問王爺要人,林家是暫時沒事了,可王爺怎么辦

    看來,王爺是打定主意和朝廷決裂了,雖然是遲早的事,可現在不是個好時機啊,若是再緩緩

    “童老不必擔心,那孩子素來有主張,他自有打算,吩咐下去,不管發生什么事,城里一切按著他走之前的吩咐來!

    “嗯希望主子快點回來!

    川西突然來了大批禁衛營的人,這么大動靜,路上的林霜語和易九兮自然聽了風聲,越發不敢停留了,一路狂奔往回趕,就怕家中之人擔心。

    “五弟,讓他們護著你,晚一步回,為何王爺先行一步!彼麄冞@么沒日沒夜的趕路都受不了,這孩子一路不吭聲,怕是早就受不了了,她是大夫,他不說她就看不出來嗎雙腿根怕是磨破了。

    “好,大姐姐,還有半日左右就到了,不用趕我,你們快回,我怕祖父他們擔心!绷趾陥D也不逞強,這已經是極限了,萬一傷著了,最后還是的大姐姐擔心。

    林霜語點了點頭,朝身后幾人吩咐了一聲,“務必將他安然送回別莊!

    “是小宮主”

    這些人,是走的時候,百里嘉華親自吩咐讓他們護送小宮主的,秘宮的人在,林霜語也放心幾分。

    “到了岔路口,我們分開心動,我去別莊,你回望月城,放心,他們想帶我回去沒那么容易!碧旄呋实圻h,她就是不服管教又如何

    易九兮點了點頭,以她的內力,加上別莊內還有秘宮的人,他沒什么不放心的,等他處理完望月城這邊的事,離開趕往別莊就是,不過,以她現在這口氣,怕是這些禁衛營的人要吃些苦頭,這性子,越發張揚了,可是他喜歡。

    比在京都時鮮活多了,或許,這才是她該有的樣子。

    “駕”

    三人策馬加速往回趕。

    林家別莊內,趙統領聽的望月城傳來的消息,當著老太爺的面笑了笑,“早就聽聞,王爺和縣主情意綿綿,當初閑王簪花節眾人面前傾心求娶,如今,縣主更是不懼艱險千里陪同舉家遷徙,嘖嘖果然,找到王爺就能找到縣主,既王爺府上的人說了,縣主和王爺在一起,那想必走不遠,本統領恐怕等不了多久縣主就回來了!

    老太爺皮笑肉不笑的應付了一下,點了點頭沒有接話,心里暗暗嘀咕,望月城怎么回事,干嘛說王爺和大丫頭在一起,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若是找不到大丫頭,這些人必然不會放過閑王哎喲

    隨即一想,王爺身邊的人,都是不糊涂的,怕是王爺自己交代的,這是要幫著林家脫身,可如此一來,不正好如了皇上的心意。

    這可如何是好,大丫頭怎么還沒回來。

    “喲本統領好像聽到馬蹄聲了,很是急切啊”說完,似笑非笑的撇了林家眾人一眼,一手抓著刀起身大步朝著門外而去。

    老太爺連忙跟上,走了兩步,又回身跟老太太交代一句,“你帶著她們在這等著,不要出門一步,放心,不會有事,世同,你在這守著!

    “老爺放心!绷质劳笆謴澤,走之前,小姐將那批訓練好的家丁交給他了,他在這守門,絕不退一步。

    “走”老太爺帶著幾位爺大步而去。

    身后,林宏正和林宏偉等幾兄弟急忙跟上,從前,家中什么事,祖父都不讓他們參與,如今,他們才有身為林家子孫的責任感,一家人或許本來就該如此才是。

    不管什么事,一家人一起扛。

    “駕”距離別莊還有一小段路,林霜語遠遠就看到別莊門口浩浩蕩蕩的幾百號人,心里冷哼一聲,還真是看得起她。

    就看這些人,今日有沒有本事捉她這個妖了。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