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二十九章 他敢和陳掌峰搶女人

    有東西?會吸下去?

    言瑾眨巴眨巴眼睛,更好奇了。(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是什么?”

    千機搖了搖頭:“那我哪兒知道去,這是你們歸元宗的地盤,若有東西,也得你們歸元宗的人才知道。不過我看你們掌門都沒處理這東西,估摸也不清楚這底下的是什么,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吧!

    言瑾哦了一聲,看著底下,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那我師父總知道吧?”

    千機隨口就道:“他知道了也懶得出手!

    “很麻煩嗎?”

    千機想了想:“說麻煩應該也不麻煩,說簡單也不簡單。主要這底下的東西,看著不像是活物,也不像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言瑾咦了一聲,又探頭出去,這回還沒等千機拽她頭發,她就把頭縮了回來:“好像有點臭?”

    千機也探頭出去聞了聞:“是有點,不過不明顯,若是升高一點,這味兒就聞不到了!

    言瑾故作矯揉造作的說:“哎呀,那可怎么辦,人家住在這里耶,臭臭的,人家不喜歡!

    千機啪嘰一巴掌拍在額頭上,聲音帶著一絲哀求道:“大姐我求你了,你能好好說話嗎?”

    言瑾繼續矯揉造作:“你幫幫人家嘛!

    千機回頭瞪向她:“你再不好好說話,我死給你看!

    言瑾趕緊收了,她就是玩玩,這要是把千機惡心死了劃不來。

    “說真的你幫個忙啊,我也不用你幫我把底下的東西拿走,只要你護著我造好橋就行!

    千機嚴肅的問她:“你先說說準備怎么造?”

    言瑾想了想:“先找個工匠畫好圖紙,自然設計費不能不給人家,至于動手,由我親自來。所有的橋梁橋板我都用靈木切割,再經過煉制,讓每一塊料子都有結界在上面,就能避免被那道罡風刮下去了!

    千機一聽,就覺得不妙:“每一塊料子都有結界?你自己看看這距離,你得用多少橋板橋梁?每一塊我都得幫你弄個結界上去,我福源堂不管了?”

    言瑾在懷里掏啊掏的,突然發現自己行囊打不開,只能回頭沖著屋里大叫連余,喊了半天連余出來,言瑾朝他一伸手:“那些發光的法器拿來!

    連余二話不說袋子取了下來,想了想又取了個袋子遞給了言瑾。

    言瑾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打開袋子一瞧,里頭都是人品級蘊氣丹。

    “差點忘了!毖澡劝讶似芳壧N氣丹的袋子遞了過去:“這都是人品級的蘊氣丹!

    千機收了袋子看了一眼:“行,這是五個月的量!

    契約這東西,就這么神奇,不管你是不是提前交,只要收貨的那人說一句交了幾個月,就會算幾個月。

    言瑾接著又把法器的袋子遞了過去:“這是我這段時間煉制的法器,我不擅長這些兵器,你都替我賣了!

    千機看了看,又丟了回去:“太貴,賣不掉!

    言瑾噫了一聲:“你這人,好東西你還不要?”

    千機無奈,只能解釋:“歸元鎮這些東西賣不掉,要賣就只有拿去皇城的福源堂。但這么多地品法器,你當我放心交給別人?就算售賣不需要我親自過目,我也得親自送回去吧?

    “如今你又要建橋,還需要我幫忙,我這一走,萬一來回要一個月,你不得急死?拿些上品法器來就行了,這些暫時留著吧!

    言瑾眨了眨眼,回頭看向連余:“把垃圾給他!

    連余低頭找袋子,一個一個袋子開口看,看完一個給一個,直到自己腰間的袋子都看完了,又回屋去找別的袋子。

    最后千機手里抓著十幾個袋子,一臉懵。

    連余也有點懵,仔細一查看才知道,原來上修攢了那么多“垃圾”,自己收的那些,都還只是一小部分。

    “這一批貨放出去,你又要火了!鼻C手一揮,那十幾個袋子就不見了蹤影。

    “要火了?”連余有點聽不明白:“是要惹火燒身的意思嗎?我們上修會有麻煩?”

    千機和言瑾一頭黑線的看著連余,千機:“你這童子,是不是有點死板!

    言瑾:“嗯,可死了,板的不行!

    連余:“??????”

    言瑾是對自家連余這接受新興詞語的能力不報希望了,轉頭又問千機:“你還沒說,到底幫不幫我?”

    千機嘆了口氣:“行了大小姐,幫你幫你,只是你又沒造過橋,你就不怕那橋造好了,人家走到一半掉下去?”

    言瑾想了想那畫面,也有點害怕:“那怎么辦?”

    千機深深吸了口氣:“你就給我找麻煩吧你!我去給你找工匠,你們刃元峰的弟子應該略懂一點土木,到時你把材料都煉制好了,再讓刃元峰的弟子幫你搭建就好了!

    言瑾恍然大悟,一合掌:“有道理,聽說刃元峰的內門弟子第一年都要幫忙打造各峰弟子洞府,那就有勞你啦!

    千機無奈的搖了搖頭,念叨了句“真是欠你的”,起身飛走了。

    連余看著千機飛走的背影,靠過來小聲道:“他怎么都不生氣?”

    言瑾看了看他:“生什么氣?”

    連余滿臉的不解:“上修你這么麻煩人家,還說的一臉理直氣壯的,他為何明明嘴里嫌棄,卻還幫你想主意?”

    言瑾摸著下巴點了點頭:“嗯,他可能喜歡我!

    連余嚇了一跳:“什么?他敢和陳掌峰搶女人?”

    言瑾:“什么?我是師父的女人?”

    連余:“……不是嗎?之前上修不是差一點跟陳掌峰春風一度了?第二日你們還穿著一樣的法袍……難道是我誤會了?”

    言瑾干咳了一聲,臉上有點臊。這連余什么都好,就是太耿直了。

    “你聽好,就算我倆有關系了,你也得說他是我的男人,不能說我是他的女人,懂?”

    連余:“不太懂!

    “笨啊,因為你是我這邊的啊,算起來我如果是你大小姐,他就是你姑爺。你一個陪嫁丫鬟,難道要隨著男方那邊叫?”

    “懂是懂了,可上修,能不能別用陪嫁丫鬟形容我……”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