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33章 丁老太的寶物

    屋內,沈鴻說:“南郡守備已經封住路口,拒絕難民再入境。(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于淵沉吟片刻,才點頭:“封住路口也好,南郡現在的情況確實不宜入內,再者他們的目的也不是這里!

    “是,大部分人是奔著南梁去的,顧將軍那邊的壓力也很大!

    說起這個,于淵抬起了眼眸,看著沈鴻問:“南梁那邊如今怎樣了?”

    “最近雨水大,行路不便,消息來的不是那么及時,但據前段時間的消息來看,他們正在變本加厲!

    于淵的眼神暗了暗:“西域那邊呢,還能撐多久?”

    沈鴻搖頭,片刻才道:“南梁這次做了足夠的準備,怕是他們抵不了多久!

    于淵沒再接話。

    屋內一時間充斥著雨聲,“嘩啦啦”響個不停。

    許久,沈鴻才道:“咱們這塊亦非凈土,這段時間已有多處報出澇災,成片將熟的莊稼都被雨水沖走了!

    于淵的聲音異常低沉,混到雨里,幾乎要聽不見了。

    但沈鴻是看著他的,所以還是明白他在說什么。

    “這也是我急著想解毒的原因,這個地方……怕是我們也住不久了!

    話畢,兩人又是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

    沈鴻再出來的時候,就跟白蘇說,不用勸于淵了,明天接著準備藥浴的事。

    隔壁院里,牛林的兄弟剛冒雨出去了一趟。

    回來以后,人像剛從河里撈出來一樣,全身濕透,連嘴里都灌了水。

    他快速跑到廊沿上,先把口里的水吐了,顧不上擰身上的濕衣服,就連著說:“莊稼不成了,全毀了!

    廊下等他消息的,還有屋內正在收拾的人,都出來了,眼巴巴地瞅著他問:“真不行了?”

    “真不行了,麥粒全部打到了地上,白花花一片,還有很多地方的麥稈也折了,倒成一地!

    他緩了口氣,抬頭看著外面的雨天,語氣里多是難過:“就算是現在放晴,也收不起來了!

    其他三人也都往外看去,神情沒比他好多少。

    過去他們從別人手里偷搶東西,沒覺得那些東西有多重要,反正這邊搶不到,搶那邊就行了。

    可現在外面的那些地,是他們一手開的荒,一手下的種子。

    天天去拔草,眼睛瞅著一點點長大,好不容易要收了,他們滿心里都是期盼和高興,卻被一場大雨毀的一點不剩。

    一個平時話不太多的兄弟,突然蹲到地上,用手抱著自己的頭哭了起來。

    “這老天爺,咋能這樣了呢?”

    另一個人還在往前追:“前兩天我看下雨,還跟二公子說,不如把莊稼提前收了。他說還不熟,收回來還得曬,不曬就會發芽,現在可好,都在地里發芽了!

    “二公子哪有心思管莊稼,只想著給大公子治病呢!

    說起于淵的病,他們便無話可說了。

    家里再大的事,也比不過大公子的病重要,只是……

    他們還是很心疼。

    雨下的又大又猛,持續的時間又很長,一直下到傍晚,才稍微收了一點。

    牛林他們晚上睡覺時還在說:“明兒一早,天只要放亮,能看得見,咱們就去地里收莊稼,無論如何也得收回來一些!

    “對,哪怕只剩麥稈呢,也得弄回家里來!

    牛林伸手在那人頭上捋了一把:“傻不傻,只剩麥稈要來干啥,那麥子之前還有點青。下這么一點,掉不完的,咱們先收回來,在屋里晾著,等天好了再拿出去曬!

    也有兄弟說:“會不會下這么一場,就晴起來了,咱們再等等就能長熟!

    立刻有人反對:“不等了,今年的雨看著怪的很,三天兩頭下雨,誰知道后面還會怎樣,先收回來才算安全!

    他們商量的好好的,當天晚上還把鐮刀之類都準備齊全了。

    可第二天天還未亮,才只過了凌晨,雨就又下了起來。

    牛林他們被雨聲吵醒,當下就跳起來,指著天一通亂罵。

    顯然是被氣極了。

    雨一直下到清晨,仍在“稀里嘩啦”個不停,門外的河水早已經漲了起來,涌著從山上流下來的泥石,渾濁地往前奔騰。

    遠近事物皆被雨水罩住,天地變色。

    他們這里當初建房子時,沈鴻是特意看過地形的,選了個地勢高,又能避過山洪的地方。

    一般來說,下這么點雨,是沒多大問題的。

    但莊稼地就不行了。

    牛林他們天亮時,又趕著出去看了一回,頓時絕望的不行。

    昨天還只是麥粒掉到了地上,今天是整個麥稈全部被雨水拍倒,上面還被山上流下的黃泥漿,糊了一遍。

    就是他們想把麥稈收回來也不行了。

    急火火地去找沈鴻說,他連頭都沒抬,“已經這樣了,誰也沒辦法!

    手里還在快速撿著藥,是給大公子熬藥浴用的。

    傻妮見他們實在傷悲,放了手里的事出來安慰。

    “這么大雨,也實在沒法,想來淹的也不只是咱們這里的莊稼,下面村子里,肯定很多莊稼都不成了!

    牛林大概太難過,都忘了怕她:“村子里的莊稼不管咱們的事,可這是咱們自己種的……”

    傻妮默然。

    村里的莊稼,也是人們一手種出來的呢。

    但老天爺不管這個,直管下他的雨,這一場雨,比拿刀砍南郡老百姓的頭還可怕。

    又勸了他們幾句,除了讓他們想開些,也給予安慰:“就算這莊稼不成了,以后咱們也會想別的辦法。

    總之,只要家里有吃的,咱們大家都會有吃的。

    要是家里沒吃的,咱們就一起想辦法,總不會把自己餓死的!

    她這么一說,算多少給這幾兄弟一些安慰。

    牛林站起來說:“謝謝大夫人,他們也是第一回,這么精心地種一回地,沒想到會這樣!

    傻妮點頭:“我知道的,我以前就是在村里種地的,莊稼快收的時候,就怕天不好!

    幾人忙著點頭,頓時有種跟她同一站線的感覺,做事也積極一些。

    他吩咐他的兄弟們,“你們快去把浴桶什么的備好,一會兒給大公子藥浴了!

    他自己則轉身往廚房里走,“我去燒水!

    這天,于淵泡過藥浴之后,比昨天更好一些。

    出浴桶的時候,臉都沒黑,身上雖然有點變色,但在沈鴻和白蘇行過針以后,也很快褪了下去。

    身子整體狀況,都比較好。

    只不過放了一些毒血出來,人一時間有些虛弱。

    傻妮趕著時間給他燉了雞湯,又做了些清口的菜,吃過以后,再休息幾個時辰,已經行動自如,且比平時看著都要好。

    這是一個喜人的進展,把沈鴻樂的,連外面的雨都不想計較了。

    傻妮心里也挺高興,看著于淵在屋內走動,眼晴不由自主就會彎起來。

    白蘇則忙著又去調整新的藥方。

    只是這天傍晚,家里突然冒雨來了個人。

    穿了一身蓑衣,頭上也戴著斗笠,在門上拍了好一陣子,傻妮他們才聽見。

    牛林在廚房里,離大門口近,隨便拉了頂斗笠戴上,跑過去開門。

    門一開,丁平平就擠了進來,都沒理他,直接往內里跑去。

    到了廊下,才把頭上的斗笠拿下來。

    牛林跟過來,朝屋里喊了一聲:“大夫人,你家妹妹來了!

    丁平平這時候也開了口,叫著傻妮:“二姐……”

    傻妮在于淵屋里,聽到聲音趕緊出來,看到是她,先愣了一下,正要開口訊問出了什么事。

    卻聽到丁平平道:“二姐,這雨還不知道下到什么時候,您這里離山太近,不能長住,要不去鎮上躲躲吧!

    傻妮往外面看了看說:“這里就是把莊稼沖壞了,別的事倒沒有!

    丁平平比她急:“這里臨著山,前面還有河,水從上面下來,很容易把屋子沖壞的。再說下面的河水也會漲,我來的時候,看到河水已經漲了不少,再高一點就漫過路,到您家的屋門口了!

    怕她不信似的,又說:“這雨實在太大了,山下有很多村子也都被淹了,房子稍微低點的,屋子里面都進了水,人們現在都往鎮上跑呢!

    她這么一說,傻妮忍不住問:“那大豐村呢?”

    丁平平道:“還不知道,我讓方良去那兒了,讓他們也都去鎮上!

    說到這里,還跟傻妮講:“方家在鎮上有幾處宅子,雖然不算大,但擠一擠還是能住得下的。你跟姐夫他們過去,在那兒先住段時間,等沒事再回來也成!

    她急的不行,把方家房子位置跟傻妮說了,就忙著要走:“方家現在都忙著往那兒搬,我不能多停,先回去了!

    說完把斗笠往頭上一戴,轉身就又沖進了雨幕。

    屋里的于淵,看了一眼沈鴻。

    他立刻會意,已經站了起來。

    出門碰到傻妮,就跟她說:“大嫂,丁姑娘說的有理,你們抓緊時間收拾一下,不行咱們也趕緊走。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

    說著話,也拿了蓑衣斗笠穿戴上,往外走去。

    他沒去看別的,而是去了大豐村。

    路上確實見到不少人,拖家帶口,冒雨往鎮上趕的。

    石頭鎮的地形相對高一些,倒是能避過一時,但如果雨仍下個不停,那兒也不是長居之所。

    所以沈鴻一邊走,一邊在心里盤算了,實在不行,他們就得離開這里,去南郡府,那邊相對來說,要比山村好更多。

    大豐村里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往外處移動,別的人基本都躲在屋內,看著外面的雨犯愁。

    這些人很大一部分,是因為外面沒有房子,離開村子,他們無處可去,在這里,至少現在還有一個屋頂能擋住。

    另外也許多人,是舍不得家園。

    這里的房子是他們親手建的,地是他們種的,好些人好幾代都在此繁衍生息,因為下幾場雨,就讓他們搬走,那怎么可能?

    而且他們這里的地勢也不算太低,建房屋的時候,如果地基打的高一些,現在還沒一點事呢。

    沈鴻繞著背路,盡量躲開人們的眼睛往丁家去。

    方良確實在這里了,丁老大家已經被他勸動,開始準備先搬到鎮上去。

    屋里大件的東西也不能拿,只能撿緊要的帶上。

    丁老三家因傻妮的關系,也被方良捎上了。

    雖然紀氏十分不舍自己的家,可搬到鎮上去住一陣子,也不算太差。

    她只管把自家門鎖好就是了,要是這雨下不大,到時候再回來,也不會少什么。

    要是下的大了,萬一有什么事,也提前有個準備。

    丁老二家沒有這么好的女婿,鎮上也沒有去處,心里著急,卻是半點辦法沒有。

    聽著那邊院子里都在忙著收拾,急的在屋里來回轉圈。

    方良把這邊都說好,又跟丁老大往丁老太的院子里趕。

    丁老頭去世之后,丁家只剩這一個老人,其實按丁老大的意思,干脆把她接過來跟自家一起過,多做碗飯的不是。

    可丁老太沒應允,仍一個人住在自己的院里。

    還冷冰冰地說:“我跟你們過,老二老三家肯定又會想著我藏了什么寶貝,要一塊給你家,到時還要生氣!

    她這么一說,丁老大反而不好再勸。

    但現在外面情勢不好,這雨下的人眼睛都睜不開,家里人都要搬走了,難道要剩一個老娘在這兒嗎?

    他帶著方良一起去勸丁老太:“娘,鎮上有房子住,咱們先搬過去躲幾天。過陣子要是雨停了,咱們肯定還回來的!

    丁老太穩如泰山,坐著一動不動。

    丁老大也是著急,又勸不動她,就僵立在那兒。

    倒是方良,輕聲勸著說:“奶奶要是擔心家里的東西,就叫那院里我大哥他們留下來看著。他們年輕,就算有個事,行動起來也方便,您這里就當去鎮上住幾天,說不定很快就回來了!

    丁老太這才動了下眼皮。

    丁志她還是信得過的。

    別的不說,屋子里存著糧食什么的,都是不能帶走的,萬一她一動,老二那邊肯定會來禍禍。

    他能拿走多少不說,要是白白毀了,丁老太也是很心疼的。

    至于別的……

    她往外望去,雨幕里,梨樹的葉子被打下來不少,剩下的也被風吹的東倒西歪。

    丁老太臉上,不由又露出一絲冷笑。

    至于別的,他們也未必找得到。

    這邊還沒商量定,突然聽到外面一聲大響。

    三人連忙抬頭,只見先前匆忙修的隔院墻,在大雨里轟然倒塌。

    磚泥撲出去老遠,幾乎摔到屋門口來。

    但隨即,又被新下的雨水沖成一片。

    原本隔開的四家人,因為墻倒,又看到了彼此。

    忙的忙,急的急,唯有那棵大梨樹,還在風雨中屹立不倒,只是枝葉擺的更狂亂了。

    丁老大是真急了,眼神惶惶地看著丁老太說:“娘,還是趕緊走吧,您去收拾收拾,拿著緊要的東西就行,別的就留在屋里,鎖上門,讓丁志在這兒瞅著!

    其實放丁志在家,他也不放心,可家里又不能不留人。

    萬一這雨沒事,他們又都不在,村里有人趁亂偷一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那邊紀氏一看院墻倒,也是慌的要命,站在自家門口,朝著丁老家扯著嗓子喊:“大嫂,你收拾好了沒有,這墻都倒了,走不走呀?”

    她和丁寶身上穿著蓑衣,戴著斗笠,一手挎著一個大包,另一只手還拉著丁寶。

    馮氏早就收拾妥當了,就等著丁老太那邊了。

    還跟兒媳婦兒陸氏嘮叨:“你奶奶肯定不愿走,也不知道她那屋里到底有什么,一天到晚守著,門都不出,這么大雨,你說萬一有點事……!

    陸氏沒應她,小聲叮囑著丁志,雨下的大了,盡量站在屋門口處,晚上睡覺往結實的房里去等等。

    孟氏和丁老二,在屋里聽到他們喊,忍不住又罵了起來。

    “躲躲躲,下這么大的雨還往鎮上跑,我就不信,那鎮上是鐵桶嗎?就算是鐵桶,誰知道他們走到路上會不會被雨沖走,都死個干凈才好!

    丁榮和秦氏默默站在一邊,心里也急,但嘴上什么也不敢說。

    丁喜嘴里吃著一塊,不知哪里來的干糖蛋,對于外面的雨,和爹娘的憂慮,半分沒感受到,只覺得嘴里甜的很。

    丁欣月在自己的屋里。

    自從跟吳秀才合離后,她被孟氏帶回家,就跟過去換了個人。

    不愛說話,也不愛出門見人,整天都坐在自己屋里。

    外面下雨,屋里人著急,她也沒什么感覺。

    就只知道自己的心里,挺苦的。

    丁老太也不在執拗了,到底還是怕死的,被丁老大又說一番,確認丁志會一直在這兒守著,就跟他們一起走了。

    一行人張羅著,牛車也不能用,就讓丁老大背著她,往鎮上走去。

    他們這一走,孟氏果然蠢蠢欲動,指示著丁老二說:“你再去她屋里找找,我就不信,她能把好東西都帶走!

    丁老二看了眼對面站著的丁志,很是為難:“大侄子不是看著的嗎?”

    孟氏立刻炸火:“大侄子?什么大侄子?你把人家當大侄子,人家把你當臭狗屎。人一家人都走了,可有人過來問你一聲?人家都不擔心你會被砸死,你倒是不好意思起來了!

    丁老二被她罵的沒法,只能出來,冒著雨往丁老太的院子里去。

    他一往那邊走,丁志就在這邊叫他:“二叔,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跟想跟您說一說!

    丁老二回頭去看孟氏。

    雨大也看不清楚,干脆越過倒塌的院墻,往丁志那邊走去。

    沈鴻已經進了丁老太的屋里。

    在他們忙著收拾出門的時候,他快的像風,從未關嚴的窗戶處,翻了進去。

    這會兒已經把屋里該找到的地方全部找了一遍,并且確認里面確實沒有機關之類的。

    那目標就鎖定在院子里的梨樹了。

    白天不好動手,尤其是現在,院墻一塌,大家都能看得見,只能等晚上。

    雨天黑的也快,丁老二跟丁志說了一會兒話,得知他們也可以去鎮上后,頓時喜的不行。

    也顧不上去翻丁老太的東西了,趕緊回來跟孟氏匯報。

    孟氏有點不信:“他那么好心,會讓咱們也去?那是方家的房子,又不是他的,他能做得了主?”

    丁老二卻已經急著收拾起來:“就是去擠一擠,也比等在這里好,到時候咱們到了門口,大哥大嫂還能看著咱們在外頭淋嗎?”

    孟氏也是顧著自己的兒女,這個時候臉皮就是要厚,反正房子里住三五個是住,七八個也是住,他們就是去躲一躲。

    再怎么說,曾經也是一家人,不信他們真見死不救。

    這么一想,也提起了勁。

    趕在天黑之前,他們也出門了,冒雨直撲鎮上。

    沈鴻也不愿再等了,從丁老太屋里出來,大搖大擺地往丁志走去。

    他身上穿著蓑衣,又帶著斗笠,把帽沿壓的極低,丁志根本看不清他是誰。

    開口問了兩次,沈鴻也沒出聲。

    直到人走到了跟前,一出手就拿針扎了他的一個穴位。

    丁志立馬身子一軟,往下倒去。

    沈鴻接住他,把他拖進屋里,扔到床上,然后從丁老大家找了個鐵鍬出來,開始挖院子里的梨樹。

    雨很大,天很黑,所以他雖然挖的聲音很大,卻是半點也沒傳出去。

    只不過在大雨里挖坑,也很是困難。

    才挖兩下子,雨水就灌滿了坑。

    沈鴻把自己弄的混身是泥,鞋子也陷進泥坑里,差點拔不出來,才只挖了淺淺一個小坑。

    里面水積成一片,再下鐵鍬,就只能弄出一片水來。

    正當他想著怎么辦時,自己的兩個手下竟然來了。

    沈鴻一看到他們就明白了。

    這兩個人是先前安排來盯著丁家的,后來沈鴻那邊忙,也忘了這事。

    想來也是丁家沒什么重要的事,所以他們也沒去小靈山。

    這會兒看到丁家的人都走,反而是自己的主子來了這里,就讓一個人繼續跟著他們,另外兩人留下來幫他。

    三人找了家伙,還有院子里點了一盞防雨的馬燈,甩開膀子挖樹。

    沒有位置,甚至不知道這下面是不是有東西,所以挖起來更加困難。

    幾個人挖了一個時辰左右,把梨樹周圍都挖遍了,泥水流的到處都是,樹坑里更是積了滿滿一坑,可是什么也沒找到。

    兩個手下身上早就濕頭,人被淋成落湯雞,嘴唇都凍的發白了。

    唯有沈鴻信心十足,目光盯著那樹坑,好像已經看到里面的東西了。

    ------題外話------

    你們猜,他們會挖到什么?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