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10章公子罵人有一套(3)

    晚上的時候老太太帶領全家照著當地的風俗祭月,之后上了燈。(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往年都是身為長輩的陳溪夫婦帶著姑娘們出游。

    三房之中,只有他們二房還有長輩在,肩上的重擔大著呢。

    今年就不一樣了。

    晚歌不與他們同行,世子進府來接她了。

    要單獨帶她出去玩,免得旁人打擾。

    朝歌也與霽月說好了,小姑娘要帶他玩,兩人一聲不響的一塊走了。

    避免被打擾。

    五姑娘鳳吟沒有玩伴,只能跟著爹娘出去轉悠了,陳溪本想喚上三姑娘暮詞跟她一塊出去的,這姑娘卻不樂意,找了個不高明的借口,說自己累了不想出去,然后帶了奴婢悄悄出去了。

    她左右找不到霽月,又不見朝歌的身影,打探了一下,才知道這兩人都不在府上了。

    心里猜測著他們一準是一塊出游了。

    他們一塊出去,卻不帶她。

    氣人。

    至于各位小公子,就自個玩自個的了。

    中秋之夜,素來是夜市通宵,繁華熱鬧。

    有兒童嬉戲,有歌女唱曲。

    武文弄墨,施展奇招,少不了一番風騷。

    說起來兩人也是頭一次一塊出來過中秋,朝歌把自個以前常玩的都帶了霽月玩一遍,先買了糖人,一人一個。

    她覺得霽月一準是沒玩過的,畢竟他前一世是那樣一個不愛玩的人,也不與人親近。

    又買了燃燈,一起點燃,一起許愿。

    看男男女女在暗影中涌動,兩人心里的快活是壓不住的。

    ~

    “喂,三姐姐,三姐姐怎么就你一個人出來的嗎?”

    人潮擁擠,五姑娘正隨自家父親母親一塊游玩,一眼瞥見暮詞一個人站在一處發呆,看起來有些可憐的樣子,她立刻好了傷疤忘了痛,跑過去招呼。

    “要你管,走開,別煩我!蹦涸~心情是真的糟糕透了,對她沒好話。

    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大哥,也不知道他和朝歌鉆到什么地方了。

    她心里委屈,難過。

    五姑娘一番好心又被她給傷害了,也難過,生氣,道:“你這人怎么這般的難相處,我好心關心你,你為什么總是不給我好臉,我哪里得罪你了”

    她沒有得罪她,她就是心情不好,不想和她說話。

    “我看你就煩,成了嗎?”

    何止看她煩,她現在看任何人都煩。

    仿若被這個世界遺棄了。

    五姑娘氣得罵句:“你,你狗咬呂洞賓!

    “你狗拿耗子!比媚锪⒖虘涣松蟻。

    五姑娘絞盡腦汁:“你,你無事生非!

    三姑娘看看她氣得發抖,自個反而不氣了,淡定了:“你無中生有!

    五姑娘繼續:“你,你不識好歹!

    “你吃飽撐的多管閑事,你游手好閑無所事事,你混淆黑白是非不分,你胡言亂語不知所謂,你又蠢又笨還沒有眼色!

    三姑娘暮詞一下把能說的都說了,看她還能說什么。

    “……”五姑娘看著她,被噎得無話可說,又因為兩位長得好看的小姑娘站在這兒你一言我一語的,明顯在吵架,還吸引了一些路人,忍不住頓足看一看。

    五姑娘一下子就哭了。

    沈為臣夫婦不知不覺就走遠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家閨女在這兒又讓人氣哭了。

    “姑娘何不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冷不丁的,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就見朱公子如天神乍現,站在了五姑娘鳳吟旁邊,救場來了。

    這句冷言冷語恰是對暮詞所言。

    暮詞一愣,一下子還沒聽懂這話的含義。

    五姑娘也沒聽懂。

    一看是朱公子在了,她趕緊一抹眼淚,不哭了,小聲喚他:“朱公子!

    在熟悉的外人面前哭,不太好意思的。

    “你什么意思?”三姑娘暮詞臉色不太好看,直覺這人此話不善。

    朱公子說:“夏蟲不可冰語!

    三姑娘依舊沒聽懂。

    有位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書生在一旁好心的幫解釋:“姑娘,他上一句在罵你咋不上天呢,這一句罵你是鄉巴佬,不能與他溝通!

    三姑娘臉色一陣青白,頓時怒了:“你是個什么東西!

    朱公子冷笑一聲,道:“何不以溺自照!

    這話她聽懂了,就是讓她撒泡尿照照自己。

    那書生繼續一旁為她解惑:“姑娘,他說看把你厲害的,何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呢!

    看熱鬧的哄笑開了。

    三姑娘到底是女孩子家,當眾被一個男子這般罵,還有這么多的人圍觀,臉皮上哪掛得住,眼睛頓時也紅了,指著他怒:“你有種,給我報上你家名號來!

    回頭定要讓大哥去好好為難為難。

    他說:“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東陽朱千度!

    東陽朱千度,怎聽起來如此耳熟?

    三姑娘愣怔,聽起來耳熟!

    也來不及想太多。

    她死死的盯向五姑娘,這朱公子明顯是幫著她的呀。

    罵不過這公子,只好對五姑娘發脾氣。

    “好你個沈鳳吟,你居然合著一個外人來辱罵我,你給我等著!

    她氣得臉紅脖子粗,轉身跑了。

    “……”五姑娘很無辜。

    朱公子擺了擺手,讓看熱鬧的都散了。

    五姑娘哭喪了臉,道:“朱公子,這是我三姐姐!

    所以,這樣罵她,是不是太狠了。

    朱公子挑眉,臉色不善,道:“我幫了你,你卻怨我?”

    五姑娘忙搖頭:“沒有沒有!

    沒有就好,他沒瞅見她家人在身旁,問:“一個人出來的?”

    五姑娘四下看了看,這才發現自家爹娘不見了。

    “跟我爹娘一起出來的,但他們現在不知道去哪了!

    由于她一溜煙跑得快,現在只有她一個人了,連個奴婢都沒有。

    朱公子說:“這大晚上的,外面是很不安全的,聽說有一種怪物,專吃你這種白白胖胖的小姑娘!

    “……我又不胖!

    朱公子改口:“……專吃白白瘦瘦的姑娘!

    “……”五姑娘忍不住一驚,差點又被嚇哭了。

    那她去哪兒找爹娘。

    朱公子一臉傲氣,又大發慈悲:“抓著我的衣裳,不要抓丟了,我帶你去找人!

    交待一句,他撥腿走了。

    五姑娘一急,趕緊跟上去,伸手要抓他衣裳,不料竟一把抓到他的腰帶上,一個用力,把他腰帶抓開了,公子衣衫一下子便敞開了。

    “……”朱公子無語,五姑娘看著自己手里的寬腰帶,一慌。

    “我我我不是故意!彼Z無倫次,手拿著腰帶不知如何是好。

    朱公子伸手奪了自己的腰帶,瞧她嚇得不輕,到底是沒有發作,又若無其事的把衣裳攏好,腰帶系上。

    “抓著袖子!迸滤侔炎约貉鼛Ыo抓了下來,這一次他主動把衣袖揚了揚,五姑娘趕緊小心的抓住了一角,可憐巴巴的跟著他一塊走。

    她不是朝歌那等可以帶著一幫奴才上街吆喝的姑娘,甚至連怡紅院都敢逛。

    她也不是那等腦子聰明,遇事冷靜,天不怕地不怕的姑娘。

    她就是一個被嬌生慣養在籠子里的小白貓,還是那種養廢了的小白貓,沒什么攻擊性,老鼠從她眼前過,她都不會去逮的。

    比如她爹養的一個貓,說是極為的尊貴,從極遠的國家帶回來的。

    大晚上的,街頭擁擠,父母家人都不在身邊,走起路來都有會被人撞得歪一下時,五姑娘委屈更濃。

    若不是因為要關心三姐姐,她是不會和家人走丟的。

    她發誓以后再也不要關心她了。

    有人無識的撞了她一下,她腳走不穩,還撞了前面的朱公子一下,一頭撞在他背上。

    他停了下來,她只能小聲道謙:“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朱公子沒搭理她的話,只聽他說:“二爺,夫人!

    他掙了掙一下自己的衣袖,五姑娘抬頭一看,就見她爹和她娘就在面前。

    “爹,娘!彼s緊奔了過去,要往自己娘懷里撲,手里還拽著的衣袖使得她沒有奔過去,當意識到還抓著人家衣袖時,她忙松了手,這才撲過去。

    “娘,你們去哪了?我差點就找不到你們了!

    小姑娘委屈。

    “……”當著朱公子的面陳溪不想教訓她。

    她一個姑娘家,當眾拽著人家公子的衣袖,這算怎么一回事?

    哎,她家姑娘不懂事,這朱公子也不懂事嗎?怎么能由著她來拽。

    拽了一路,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見了。

    朱公子若無其事的說:“五姑娘與家人失散,害怕得很,我剛好路過!

    人前五姑娘,人后胖五,小胖墩。

    多可氣。

    沈為臣便對自家夫人說:“你們先逛一逛,我與千度說幾句話!

    陳溪也就應了,帶了自家閨女走了。

    沈為臣這便與朱公子繼續往前走了幾步,一邊道:“我倒是聽說,我家老太太請了媒人去你家提親,你給拒了!

    如果擱在以往,拒也就拒了,商戶之家嘛,就該找商戶,門當戶對。

    今時不同往日,那暮詞是二品上將軍的妹妹,他這也拒,是不是有點說不過了?

    朱公子說:“剛已見過那三姑娘了!

    滿臉的苦大仇深,視覺效果真的很糟糕。

    沈為臣了然,理所當然的認為:“你現在是又后悔了?”

    朱公子也不怕他難堪,毫不含蓄,道:“我覺得那姑娘非我良人!

    沈為臣一怔,問:“你想要什么樣的良人?說來聽聽,我也幫你留意留意!

    他這么說了,朱公子也就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道:“不能太兇,姑娘家還是要溫柔可愛點才有意思!

    “模樣呢?”

    “順眼就好!

    沈為臣想問一問,你看小女如何,終究拉不下這個臉面。

    剛剛小女拽著他的衣袖,跟在他身邊走了一路,他是有看見的。

    ------題外話------

    3000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