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三十七章 梁逸桓的爆發

    任玥萬萬沒有想到,眼前會突然出現一個拿著兒童玩具大禮盒的梁逸桓。(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梁,梁總……”任玥一愣,囂張的氣焰瞬間就沒有了,人也低下了頭。

    “你干嘛呢這是?你腦子有病吧?你是個什么玩意跑這來指手畫腳,誰給你的勇氣?你是智障嗎?”梁逸桓毫不留情的說著。

    任玥慌慌張張的,指著蔣蔣說道:“是她,她說……”

    “你指什么?”梁逸桓直接打斷了任玥的話,“她是什么人,讓你這么指?你這個指頭是不想要了吧?!”梁逸桓直接伸手推開了任玥的手,厲聲說道。

    “梁總,您怎么能這么偏心,她剛才罵我,我才……”

    “她罵你?”梁逸桓完全沒有耐心聽任玥的話,“她那個人,文文靜靜的又怯弱,她能罵你這個潑婦?你怎么說的,我倒是聽的清清楚楚!

    蔣蔣在旁邊給燦燦拿著東西玩,文文靜靜的,完全一個沒事的人一樣。

    任玥心里罵著綠茶婊,嘴上只能求著梁逸桓,“梁總,您怎么能這么說我呀,我們之前畢竟……”

    “任玥,有的事情,你是不是還沒搞明白,我和你說過多少次了,我現在對你,沒有半分興趣,之前我也沒少給你資源,也沒有虧待你吧!绷阂莼负苁堑ǖ恼f道。

    “梁總,我……我放不下您,我……”

    “怎么?談個戀愛都允許分手,何況我和你,連戀愛關系都不算,你要怎么樣?”

    “梁總,我不介意的,我們還像以前一樣,我不需要什么!比潍h小聲和梁逸桓說道。

    梁逸桓輕笑了一聲,“你怎么那么傻呀,你以為爬上了我的床,我就是你的人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你當初開口要的那些資源,我可是都給你了,你現在糾纏什么!

    “我不是糾纏,梁總,我真的喜歡你,我真的……”

    “那你慢慢喜歡吧,喜歡我的人太多了,喜歡我就來找蔣蔣的麻煩?我看你是失心瘋了!

    梁逸桓轉身就要走,任玥有些絕望,不知道公司會怎么處理自己,于是便拉著梁逸桓,苦苦哀求。

    “梁總,我知道您覺得蔣佳麗拿不出手,我可以啊,我不要什么名分,我只想……”

    梁逸桓眉頭一皺,“你說什么?什么拿不出手?”

    任玥一看梁逸桓的表情,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趕緊閉上了嘴。

    而蔣蔣卻突然開口,輕聲說道:“她說我又胖又丑,拿不出手,給你丟人!

    梁逸桓看了看任玥,搖了搖頭,“你是瘋了吧?你知道她是誰嗎?你是不想在華信待了?”

    “梁總,我沒有……”

    “我看你很有啊,怎么,我沒帶蔣蔣參加活動,你就覺得你成了什么好玩意了?哈,你瘋了,真是沒腦子了,”梁逸桓說著,卻突然厲聲呵斥道,“去道歉!”

    任玥一個激靈,趕緊走到蔣蔣面前,和蔣蔣道歉。

    蔣蔣有些為難的看了看梁逸桓,輕聲說道:“我帶燦燦去前面等你!

    很顯然,蔣蔣想和梁逸桓表達的意思,就是不接受道歉。

    蔣蔣走了一小會兒,梁逸桓就解決完跟了上來。

    “她找你好幾回了吧?”梁逸桓問道。

    蔣蔣笑了笑,點點頭。

    “怎么不早說?”

    “這有什么好說的,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以為我能扛得住呢,這是你的情債吧?”蔣蔣笑著問道,結束了自己的綠茶婊上身。

    “以前年輕不懂事,也不算情,她們要資源罷了,各取所需,那時候真是腦殘!绷阂莼敢贿呎f著,又一邊搖了搖頭。

    “以前年輕?”蔣蔣笑著說道,“真有你的,現在是老了?”

    梁逸桓嘆了口氣,“現在吃齋念佛了,好像變化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這個任玥是接受不了我變了路子了,原來路子走不通了,就朝著你使勁了!

    蔣蔣聳了聳肩,“無所謂!

    “以后有活動,我能邀請你去嗎?”梁逸桓問道。

    蔣蔣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梁逸桓,“我?為什么?”

    “以前我是覺得不打擾你的生活,所以隱婚的狀態就挺好,現在估計公司里,應該是都知道了,我要是再不帶你出來,她們還真的會覺得我不尊重你!

    梁逸桓說完,又用詢問的眼神看了看蔣蔣,蔣蔣卻猶豫了。

    “不了吧!笔Y蔣有些為難的說著。

    “你不愿意嗎?”梁逸桓問道。

    “其實她說的沒錯,我的確是拿不出手的,我以前很瘦,但是生了燦燦以后,就這樣了,他們會笑話你的!

    “這有什么,你是稍微胖乎一點,但是這不影響啊,你長得多清秀啊,這有什么好笑話的,再說了,他們誰敢,這個任玥之所以敢說你,不是因為你胖,而是因為她覺得我不尊重你,明白了嗎?”

    蔣蔣還是搖了搖頭,“你別給我戴高帽了,我都知道,你之前喜歡的那……那些,都是清一色的膚白貌美大長腿,你帶著我,這明顯就是你被綁架了!

    梁逸桓一聽,笑了一下,“以前我審美觀長歪了,不行嗎?”

    蔣蔣癟了癟嘴,“油嘴滑舌!闭f完就推著燦燦繼續走了。

    之后梁逸桓真的開始強行拉著蔣蔣參加了幾次活動,而蔣蔣為了“給梁逸桓面子”,便肉眼可見的瘦了下來。

    不過這個結果,梁逸桓卻并不喜歡,老說蔣蔣瘦瘦的再被自己帶出來,完全就是在打自己的臉,搞得自己好像又是喜歡膚白貌美大長腿的那種膚淺人物了。

    梁逸桓幾次動員蔣蔣胖回去,都被蔣蔣哭笑不得的拒絕了,后來梁逸桓也就沒再提,倒是活動卻幾乎都能看看蔣蔣。

    蔣蔣說完,言妤目瞪口呆,愣了一會兒就開始跟個大傻子一樣給蔣蔣鼓掌。

    蔣蔣笑著推言妤,“言言,你是魔怔了吧?別鬧了!

    “他現在活動都帶你?”言妤不可思議的問道。

    “也不都是,就還是看我有沒有時間,或者我想不想去,然后還有很多活動不需要帶家屬的,自然也就不用帶我了!

    言妤想了想,又盯著蔣蔣看,有些得瑟的問道:“你和梁逸桓,是不是有點事啊!

    “別瞎說,怎么可能,言言,這種事情,你可不要說,人家梁逸桓是什么人,那是我能高攀的嗎?這種話要是傳給了梁逸桓,還顯得我好覺不錯、沒有自知之明呢!笔Y蔣認真的說道。

    “高攀?我可沒覺得是高攀,梁逸桓哪能配得上你,說實話,蔣蔣,我之前在梁逸桓公司那么久,我可從來沒看見他管過別人的事情,而且,他也從來沒這樣維護過誰!毖枣フf著。

    蔣蔣搖了搖頭,“不可能,而且,你之前不是還教育,我一定不要上當嘛!

    “那是以前,我聽徐沛說起過他,他現在真的是從良了,吃齋念佛的。要不我肯定不會說這樣的話,”言妤想了想,又笑著說道,“怪不得我上次和他打招呼,他那么客氣,原來心思跑你這里了!

    蔣蔣怔了一下,“言言,他對你突然保持分寸,真的不是因為我!

    “別客氣了,推脫什么呀!毖枣バχf道。

    蔣蔣卻是十分認真嚴肅的說道:“真的不是因為我!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