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六十五章暗殺

    雖然此時還是佳節的氛圍中,但是西京城中的氣氛卻顯得分外壓抑。(www.274816.tw)

    縱然現在已經是白天了,但是在平日里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卻還是看不到半個人影。

    每家每戶全部關著自己的門窗,依靠過節之前囤積起來的糧食,小心翼翼的過著生活。

    他們只是普通的百姓,雖然不太清楚京城發生了什么,但是卻也知道事情很是嚴重。

    因為不管白天還是黑夜,整個城市所有角落里,都能夠聞到空中飄蕩的淡淡血腥味。

    縱然已經過了很多天,但是血腥味道不僅沒有消退,反而還越發濃烈。

    一些老人還記得以前發生這種的事情的時候,正好是幾十年前那一場浩劫,所以心中都分外緊張。

    不過和緊張的人群相比,秦楚歌此時卻分外輕松。

    他坐著金貴華麗的轎子,緩緩的到了菜市場。

    菜市場占地極大,有著一個足足好幾丈的大平臺。平臺周圍還豎著很多的柱子,柱子上面還綁著不少的身穿囚犯的人。

    這些人男女老幼都有,全部眼神木訥的看著前方。

    秦楚歌到了這里,從轎子上走了下來,直接到了旁邊的小亭中坐下。

    秦楚歌看著跪在高臺上的人,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不用等午時三刻了,把這些人解決了,還有下一批呢!

    “是!”

    高臺上等著的劊子手點了點頭,直接從旁邊端起了一碗烈酒喝了進去,隨后直接吐在手中大刀上。

    “咔擦!”

    隨后眾多的劊子手動作整齊,直接手起刀落。

    一顆顆人頭,滾到一邊,沖天的血柱直接噴出。

    守在高臺下捕快很快又帶上了一批人,然后劊子手繼續從事著從前的動作。

    秦楚歌看著面前如此血腥的一幕不僅沒有任何不適,反而眼中還頗為津津有味,眼神之中不斷有火焰跳動。

    在常人難以見到的血色霧氣,正化作一條條的細線,鉆入他的身體中。

    秦楚歌之所以每天都會親自來監管殺人,更多還是為了這些人身體之中的怨氣。

    在西京城之中不知名的小巷之中,寧檬緩緩走了出來。

    同時在她的手中還拉著一根從路邊找來的布條,將被打暈了張紅拖著,往鎮府司走去。

    雖然剛剛她可以輕易要了張紅的性命,但是她覺得張紅身上一定有一些她不知道消息,所以特地準備將他帶回鎮府司好好問一問。

    畢竟現在張紅身上的毒物已經被消滅干凈了,也不用擔心他再做出什么詭異的事情來。

    鎮府司門口的人看著寧檬拖著一個人回來,急忙跑了過來,滿眼疑惑的看著寧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前些日子才出了大事,如今寧檬就這樣抓人,實在是容易授人話柄。

    見到有人想要過來幫忙,不過寧檬卻立刻開口阻止道“你們不要接近,這人是五毒教的人!

    鎮府司的人聽到寧檬的話臉色頓時變了,嚇得立刻往后退了好幾步。

    他們作為大夏朝的情報機構,自然明白五毒教那些人的厲害。

    知道五毒教的人最是擅長用毒,特別還是他們所有教眾身上都擦著見血封喉的劇毒,一不小心丟了性命。

    他們現在才明白,為什么寧檬會這樣抓人回來。

    等到寧檬將張紅拖進了鎮府司,守在門口的兩個人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

    他們可是知道五毒教平日里都是蝸居在西南地區,沒有想到現在竟然到了京城來。

    寧檬將張紅帶進鎮府司之后,也擔心他身上的毒素對其他人造成什么影響。

    所以首先讓人將他丟進水里面洗了個干干凈凈,然后才把他關押進牢房中。

    至于審問的苦差事,那么就不需要寧檬親自動手了。

    鎮府司里面人才眾多,問個消息,不過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而已。

    寧檬回到鎮府司之后,發現秦蘇和韓立兩人還沒有回來,甚至鎮府司中還有不少人都不見了。

    見到沒有幾個人的鎮府司,寧檬有些好奇的拉住了一個過路的捕快問道“這里的人怎么這么少?”

    那個捕快看了一眼寧檬,嘴中說道“據說是為了尋找太子,所以統領他們全部都帶人走了!

    “有了太子的下落?”寧檬聞言,同樣有些激動的問道。

    捕快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說完,捕快表現出一點不耐煩的模樣,轉身離開了。

    寧檬看著捕快的背影,摸了摸下巴,苦笑一聲。

    難道自己那么不招人待見嗎?

    寧檬正在思考秦逸風會躲在什么地方時,突然聽到身后不遠處牢房中傳來一聲慘叫。

    “不好!”寧檬聽到這聲慘叫,立刻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跑了過去。

    現在鎮府司大牢之中只有張紅,所以這一身慘叫聲很有可能就是張紅發出來的。

    寧檬反應速度雖然很快,但是等到她到了大牢之中時卻還是晚了。

    此時大牢地面上橫七豎八的躺著幾個鎮府司捕快,而原本被關在大牢之中的張紅,卻斜靠著墻壁,雙眼凸出的死掉了。

    其他留在鎮府司的捕快也跑了進來,看到這副畫面,臉上也是滿是震驚之色。

    自從他們鎮府司成立以來,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犯人不僅在鎮府司衙門之中被殺了,甚至還有那么多捕快也因此喪命。

    “寧大人,現在應該怎么辦?”身后有人見到這樣的慘狀,忍不住開口問道。

    現在鎮府司之中寧檬的官職最大,自然需要她來做決定。

    寧檬冷靜了一下,開口說道“先把仵作找來,好好調查一下這些人的死因。然后就將死去的兄弟好好的安葬!

    “是!”

    有人答應了一聲,便開始行動起來。

    寧檬將事情安排好了之后,臉上瞬間傷過一抹異色,迅速的沖出來大牢。

    鎮府司之中的人數不算太多,寧檬記性又不差,所以就算不能見面叫出名字,但是也會有些印象。

    剛剛似乎她問話的那個人,她以前從來沒有見過。

    寧檬直接沖到門口,對著守在門口的捕快問道“你們剛剛看見什么不認識的人走出去?”

    “不認識的人?”門口的捕快摸了頭想了起來。

    突然站在寧檬右手邊的男子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樣,開口說道“對了,剛剛一個鎮府司的兄弟著急得跑了出去,我們沒有看清楚他的模樣!

    寧檬聽到這里,眼睛之中傷過一抹異色,開口問道“你有沒有看到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記得他好像是往右邊走了!

    寧檬聽完,直接向著右邊追了過去。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