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五十四章 雕兄

    東方白自然立即要收起分雷傘。(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可惜,張飛揚眼疾手快,一扇子結束,又刷刷刷,連扇了三下,三股狂風一起呼嘯而出,登時就把東方白和分雷傘裹挾了起來,仿佛一只大手,死死拉住了分雷傘的傘面,往外拉扯,不讓東方白順利收回打開的傘面。

    東方白試了幾次,發覺還是不行,惱怒之下,索性拔步沖向了張飛揚,要用傘頭的凸起撞向張飛揚,逼張飛揚不得不停手。

    只要張飛揚停手,分雷傘就可以順利收回了。

    可惜,張飛揚出手以后就沒打算停歇的意思,見三下還是不行,立即雙手揮舞卷龍扇速度更快,靈氣一收一放,卷龍扇仿佛化作了一條龍形的殘影在半空游動。

    狂風接二連三的刮向東方白,讓東方白越來越難以控制住分雷傘,過了半炷香的時間以后,分雷傘啪的一聲,傘面破損,終于斷成了幾截,再也不能用了。

    東方白氣得臉色鐵青,心中怒火翻騰,把分雷傘像扔垃圾一般拋進了海里,大手在儲物袋上一拍,突然間,就取出了一把寒冰刺,一面繼續沖向張飛揚拉近距離,一面把寒冰刺朝著張飛揚遠遠扔了出去。

    寒冰刺不愧是東方白最厲害的法寶。

    此時,在張飛揚卷龍扇的揮舞之下,狂風一陣陣的繼續往東方白猛吹。

    這些狂風遇上了寒冰刺以后,卻是立即出現了匪夷所思的變化,只要是與寒冰刺接觸的區域,竟是立即在空中凝結出了一排排晶瑩剔透的冰塊,化作數十條長長的冰洞隧道,讓寒冰刺順利的通過。

    東方白見此,微微一笑,得意洋洋,大手在儲物袋上一拍,又取出了斷靈棒,沖向了張飛揚,想趁著寒冰刺將張飛揚凍結起來以后,一棒子了結了張飛揚。

    張飛揚自然不會讓他得逞了,見寒冰刺來勢洶洶,密密麻麻,鋪天蓋地,避讓已經來之不及,立即收起卷龍扇,大手在儲物袋上一拍,重新取出神風叉,又劈又砍,快速揮舞,將寒冰刺一根根拍碎,試著抵擋。

    可惜,這些寒冰刺實在是厲害,明明在神風叉的攻擊下,發出啪啪的聲音寸寸爆開,化作粉碎,崩潰在張飛揚面前,卻是在崩潰的瞬間,也留下了一道道寒氣,穩穩在神風叉上留下了一層層冰面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凍結起來,讓隱形的神風叉逐漸顯現出來。

    與此同時,這些冰面竟是還是一齊往張飛揚手上蔓延的趨勢,速度越來越快,涵蓋范圍越來越大,只不到一炷香的工夫,神風叉的頭部竟然已經完全凍結成了冰塊,無法動彈了,讓張飛揚揮舞起來,也無法繼續拍碎更多的寒冰刺了。

    如此一來,后面的寒冰刺自然噗噗噗的落在張飛揚身上,一面洞穿了張飛揚的身體,一面留下傷口,開始在張飛揚的傷口附近形成同樣的冰面,一點點的凍結張飛揚。

    見到這情景,東方白怪聲大笑,似是已經擊殺了張飛揚一般興奮,沖向張飛揚的樣子更是瘋狂,面目猙獰的冷嘲熱諷起來“哈哈!敢和我斗?就算你達到了筑基期初期又怎么樣?還不是要死在我手上?張飛揚。去死吧!”

    張飛揚嘆了一口氣。

    其實,他一開始根本就沒想用神風叉與寒冰刺對抗,這么做實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盡全力試一試。

    畢竟,像寒冰刺這樣厲害的消耗性法寶,用一次就少一次,東方白為了殺自己,肯定不會保留,如果上來就拿出底牌,就無法徹底測驗出自己的神風叉有多大的威力了,萬一根本不需要后手,只要神風叉就可以對抗寒冰刺,這樣豈不是更好嗎?

    張飛揚即便修為已經是筑基期修士了,但在心里畢竟還是一個少年,少年天生就對萬事萬物好奇。

    張飛揚現在用的最得心應手的法寶就是神風叉,自然想要試試看看,這件法寶的極限是什么樣子的,萬一能開發出一些隱藏的法寶神效,偶爾冒一次險也是值得的。

    可惜,從結果是上看,顯然還是不行。

    神風叉真的只是進攻的時候,能夠讓法寶本體隱形罷了,還不具備能預防凍結屬性的法寶。

    就在這時,張飛揚還沒動手的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取出火靈珠往嘴里一塞,將一道靈氣注入珠子里以后,登時全身變得一片血紅,爆發出了一道奪目的光華。

    然后,張飛揚當著已經近在咫尺的東方白的面,轟的一聲,突然從體內燃起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讓東方白驚得愣了一愣,才繼續沖向張飛揚。

    但就是這一愣神的瞬間,張飛揚全是火焰一燒,竟是瞬間已經把身上和神風叉上的冰面都融化的干干凈凈,一絲不剩,讓張飛揚恢復了行動力。

    與此同時,張飛揚神風叉往東方白狠狠一劈,竟是噗的一聲,在電光火石之間,砍斷了東方白正握住斷靈棒的右手。

    東方白疼的慘叫一聲,頓了一頓,停定下來,不由分說,掉頭就跑。

    因為,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要是再不跑的話,恐怕就沒機會了。張飛揚絕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沒了手臂,還可以繼續修煉,但要是沒了性命,可就真的什么也沒有了。

    果然。

    見東方白斷了臂膀以后,竟然立即潰逃,連一絲猶豫也沒有,張飛揚臉色一沉,哪會給他機會,大手一抄,將斷靈棒搶回手里,收入儲物袋里,腳下立即瘋狂連踩,靈光一收一放,化作一道殘影追了上去。

    兩人就這樣一逃一追,開始在大海上上演了一場激烈的追逐戰。

    東方白在前面窺探,踉踉蹌蹌,跑跑停停,常常跌倒,卻是始終能依靠著不停變向,讓張飛揚短時間內無法徹底追上。

    張飛揚緊追在后,雖然暫時無法追上東方白,卻也不擔心,耐著性子,取出無量葫,一面喝酒,補充消耗越來越多的靈氣,一邊死死保持住距離,不讓東方白逃脫。

    此消彼長之下,兩人的心情自然出現了極大的反差。

    張飛揚越來越淡定冷靜。

    東方白越來越焦躁不安。

    因為,張飛揚有可以補充靈氣的無量葫,東方白可以沒有啊。

    就這樣,又竭力奔逃了一頓飯的工夫,見張飛揚還是死追不放,自己竟然無論如何也逃脫不了了,東方白才終于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再拖,真要性命不保了。

    想到這里, 東方白氣得吹胡子瞪眼,恨不得生吃了張飛揚,突然靈氣一收一放,一邊保持著高速繞圈奔逃,一面仰頭咆哮起來。

    張飛揚心中犯疑,猜不透東方白干什么,但也不敢托大,立即深吸一口氣,警惕起來,收好無量葫,戒備的盯住了四周。

    就在這時,東方白不知為何突然停定下來,不逃了,回頭看向張飛揚的目光中,充滿了一絲興奮與得意,似是馬上就能擊斃了張飛揚一般,讓張飛揚心里更是疑惑起來。

    東方白要做什么?

    他難道還有什么后手?

    張飛揚根本不信,哼了一聲,靠近過去神風叉正要往東方白的身上刺去,突然之間,一道刺耳的鳥鳴聲從遙遠的百余里外傳了過來。

    然后,一只沒有雙翼,卻體型大如山岳的巨雕踏水而行,聲勢浩浩蕩蕩,裹挾著一片驚濤駭浪,飛沖過來,速度之快,竟是遠遠快過筑基期初期修士,在張飛揚靠近東方白以前,就順利趕了過來,尖銳的雕嘴勢大力沉的戳在了張飛揚的神風叉上。

    在啪的一聲脆響,火光迸射,神風叉雖然沒事,但一股莫大的力量卻是通過神風叉如洪水一般沖進了張飛揚體內,震得張飛揚內臟再次砰砰爆開,身不由己,似是沙袋一般倒飛出去十幾丈,倒在了海面上,吐血不止。

    見此情形,東方白激動的尖聲大笑,眼中瘋狂之色沉浮,低頭彎腰竟是恭恭敬敬對著該無翼雕一拜,就說出了一句讓張飛揚難以置信的話來“多謝雕兄相救。張飛揚這小子想殺我。求雕兄替我殺了他,為我女兒報仇!

    原來,這無翼雕是天殘觀掌門的妖獸,但天殘觀掌門多年以前就離開了天殘觀,為了保證天殘觀的基業,一直將該無翼雕留了下來,就和火狐宗當初的開派祖師留下的火狐一樣。

    只是這無翼雕不愛待在天殘觀的鐵堡里,一直在吳國境內的一處山林里,正好與這片海域距離不遠,張飛揚才沒在鐵堡遇到無翼雕,也對無翼雕的事毫不知情,只是在當初火狐宗滅門的時候,見過一面罷了。

    此時,再見這無翼雕,張飛揚才深深體驗到該妖獸的可怕,不管速度如何,至少力量肯定是自己無法招架的,剛才只是抵擋了該無翼雕一下攻擊就已經身受重傷,差點丟了半條命,要是再來一下,恐怕立刻就要完蛋。

    想到這里,看著無翼雕在東方白的請求之下,嘶鳴一聲,目光冰冷的沖了過來,聲勢駭人,威不可當,張飛揚的臉色變得從未有過的凝重起來,心也沉到了最深處,大手在儲物袋上一拍,取出無量葫喝下一口酒,讓略微恢復一些,立即向后急退,全身心的思考起了對策。

    至于東方白,現在張飛揚已經無心去理會了,就算東方白趁機逃走,張飛揚看到了,也不會去強行阻止。

    因為,張飛揚很清楚這么做的后果,一旦分心之下,不小心給無翼雕再戳中一下,小命就真要玩完了。當務之急,只有想辦法先對付了這頭無翼雕才能再去管東方白了。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