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章-第六十五話:灰燼使者(上)

    堪薩斯大學,校園后的森林里。(m.k6uk.com手機閱讀)

    輕輕搖曳的灌木叢中,突然破開一雙白皙的小手,靈巧的身影從枝條中竄了出來,棕色的皮靴在草地上悄悄的踩著,一身白色的衣裙更添了幾分單純的氣息。

    就是她么……

    多琳那雙碧綠的大眼睛一下就看到了那趴在草地上的銀發蘿莉,徐徐微風吹起她橙色的長發,在那吹彈可破的臉頰上,從眼角正蔓延著幾條金色的紋路,這純粹的圣光之力就像精巧的裝飾,讓女孩能更精準的捕捉到同源的力量。

    “找到了,在這里!

    多琳輕聲呼喚了一下,同樣在附近搜索的辛德拉和帕姆拉立刻循聲趕了過來。

    “姐,你找到了?哇,竟然是個……小孩?”

    有些詫異的少年指了指那矮小身軀下那閃爍的鋒芒。

    “瞧,她下面還壓著一把劍!

    說罷,帕姆拉作勢就想去幫昏迷的小女孩挪動一下,萬一這個銀發蘿莉翻個身,那巨劍可不會憐香惜玉。

    剛抬起腳步,小老弟就被多琳一把攔住,眼眸中圣光大放的松鼠妹朝身后兩人比了個手勢,微微躬身,朝著銀發蘿莉緩步走去。

    微風,綠草。

    那披頭散發的小女孩仿佛睡熟了一般靜靜的趴在地上,那厚重的大劍上正散發著溫暖的光澤。

    注視著那把劍,多琳感覺到內心的圣光傳來一絲悸動,走到近旁,鬼使神差的蹲了下去,下意識用手指輕輕觸摸了一下那把大劍上的符文。

    這是……什么……

    嗡!

    在多琳的眼前,浩瀚的金光轟然炸裂,眼前一片迷蒙的女孩感覺她瞬間無盡的光芒包裹,在片刻的恍惚后,她重新睜開了眼睛。

    光……到處都是光……

    多琳感覺入目的景色有些刺眼,下意識微微瞇了瞇眼睛,一縷縷金色的絲線從眼角縮回了她的瞳孔,再度睜開的時候,那雙別致的碧綠色瞳孔已經被侵染成了滿滿的圣潔金色。

    這里,是哪?難道是那把劍的空間?自己被它吸引進來了?

    有些茫然無措的多琳環伺周圍,經過了阿爾薩斯魔法側的洗禮,身為現代人的她已經不再像當年那樣一驚一乍,空間、魔法、幻術這些魔法側的認知,在圣光的種子在她體內綻放的時候,也慢慢融入了女孩的心靈。

    就在女孩左顧右盼的時候,腳下的金光逐漸凝成了實質,前方的光芒中浮現出一顆巨大的菱形核心,在半空中緩緩旋轉。

    這就是這把劍的核心么?好溫暖的氣息,如此純粹的圣光……

    靜心感悟了幾秒,多琳瞥了眼自己有些透明的雙手,聆聽著從心底浮現起的一絲呼喚,腳步輕移,白皙的手掌貼在了核心上。

    在那一瞬間,多琳感覺自己的心神徹底的飛起,在一片金色的海洋里她看到了最深處的無盡黑暗……

    記憶,如同潮水從四面八方涌來。

    ……

    海濤拍岸,綠草茵茵。

    一條河流從遠處的雪山垂下,沿著彎曲的河道灌溉著兩側整齊的農田。一些身穿麻布衣衫的農夫農婦正操弄著最樸實的農具在田間勞作,偶爾能看見幾個身穿藍白相間盔甲的戰士騎著馬從小道上疾馳而過,朝著一個有著港口的小鎮奔去。

    就像是中世紀某個海岸邊的邊緣小鎮,只有在路道的標牌上能看到它的名字——南海鎮。

    這……這里……是哪里……看起來好古老……

    漂浮在天空上,身軀幾乎透明的多琳呢喃著睜開了眼睛,仿佛一個觀察者,親身體驗著那不知名地域的久遠記憶。

    那里,似乎有些特別的人。

    逐漸恢復精神的多琳感受著心底的那一絲呼應,朝著小鎮最高的兩層建筑飄去,那點著蠟燭光芒的屋宇似乎是一個旅途休息的普通旅舍,但外面卻把守著兩排刀劍樹立的士兵。

    屋內,爐火在磚石砌成的壁爐里旺盛的燃著,一群穿著藍白色鎧甲和法袍的人類正圍攏在旅舍的大廳里,長條形的方桌上酒水幾乎未動,這五男一女都臉色肅穆,似乎有什么大事正要發生。

    仿佛靈體一般的多琳穿透木制的隔板,飄在了飯桌旁,就像是在看一場3d的全系電影,默不作聲的她尋找著這段記憶中的秘密。

    只見坐在首位的那個中年男人輕輕敲了敲桌子,一身戎裝戰甲的他有著一頭和多琳一樣的橙色頭發,虎目剛須,獅鼻闊口,內斂的光芒在眼眸中一閃而過,在他的動作下,一股凌然的威勢不自覺的讓眾人將目光都投向了他。

    “兄弟姐妹們,我今天把你們叫到這里來,是為了討論有關洛丹倫的命運!

    這個威武的將軍瞥過眼前幾人的神色,慢慢壓低了聲音繼續說著,但他剛才的一個詞瞬間讓多琳提高了警覺:

    洛丹倫?原來這里是阿爾薩斯提到過的艾澤拉斯世界里的某段記憶!

    女孩的內心突然泛起一絲明悟,圣光、大劍、洛丹倫、命運,這段記憶里很可能隱藏著一些重要的秘密,秉持著一位新聞工作者敏銳的嗅覺,如果不是眼下沒有隨身的設備,新聞小能手多琳已經準備好拍攝一段大戲。

    從這些人的攀談中,多琳得知了他們的名字,那個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橙色頭發、最威武的將軍叫亞歷山德羅斯·莫格萊尼,被眾人尊稱為指揮官,在他的下手位,分列著兩個已經禿頭的法師。

    此刻,只見坐在首位上的莫格萊尼指揮官將一些羊皮卷攤在桌面上,手指著地圖北方那片遼闊的凍土。

    “那些死人在不斷復活,變成亡靈,從凍土諾森德而來,聽說整個城市都消失了。

    莫格萊尼那嚴峻的目光著重看了眼正坐在自己對面的中年男人。

    “弗丁,我們必須做好準備,我曾經對付過亡靈。他們簡直就是殺人機器,沒有任何感情和憐憫!

    “的確,我也曾與他們戰斗,我們還沒有真正為對付他們的襲擊而作好準備!

    坐在指揮官對面的提里奧·弗丁沉聲應道,還在壯年的他,黑色短發下露出內斂而剛毅的面容,整裝的鎧甲,圣光在身軀上流轉,有神的雙目里寫滿了堅決。

    “那么你建議該怎么做?莫格萊尼?”
米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