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274816.tw)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97章 羅夏墨跡測驗

    如果邪惡是華麗殘酷的樂章,它的終場我會親手寫上。(www.274816.tw)

    帳篷外那悠揚的笛聲引起了于凡四人的好奇,大家追出帳篷。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笛聲似乎是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無法分辨方向。更沒有看見吹笛子的人。

    陳幀陽:“你們聽見嗎?我怎么覺得這個聲音怪怪的?”

    于凡:“是呀,這個聲音像是四面八方傳來的!

    郭鈉:“而且音頻也很怪,讓人覺得很不舒服,是這個笛子壞了嗎?”

    正當大家納悶的時候,笛聲停了。周圍又恢復了安靜。此時一股山風裹著寒意吹了過來。

    白棠縮了縮脖子,說:“嘶~好冷,我怎么覺得這里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呢?”

    陳幀陽臉上露出一副凝重的表情,說:“我曾經聽長輩們說,寺廟、道觀這些地方經常有各路大仙居住,如果命比較軟的人來到這種地方很容易就被這些仙家上身,尤其是女生,陰氣重,更容易中招。我們家隔壁原來有一個小妹妹就是被神仙附身了,然后連續高燒兩周,各種亂說胡話,說在村旁邊的森林里有寶藏什么的。吃什么藥都不管用,最后請了個道士做法,小妹妹才恢復正常!标悗栿@悚的語氣充滿了寒意。

    郭鈉和白棠被嚇得面面相覷。

    陳幀陽陰著臉繼續說道:“最后你們猜怎么著……”

    于凡搶答:“你不要告訴我們最后在你們村附近的樹林里真的發現了寶藏吧?這個小妹妹被神仙附身石錘了!

    陳幀陽壞笑著問:“咦?老于,你怎么知道?”

    于凡笑了笑說:“一般故事不都是這么編的嗎?承前啟后,增加懸念。你看你把她倆嚇得!

    陳幀陽:“嘿嘿嘿,我逗你們的啦,這些都是迷信,不要相信哦!

    白棠恨恨地說:“討厭!”

    于凡:“先別管那么多了,咱們來把被子先鋪好吧,然后再去寺廟里轉轉,不然等晚上回來黑燈瞎火地再來鋪床就麻煩了!

    四個人又回到了帳篷里去。

    不遠處的山坡上,一個人影將笛子收回到了袖子中,并且在旁邊的樹上刻了一個“x”記號。

    四個人把硬紙板鋪好,然后將被子放在紙板上,被子散發著一股霉味和檀香味混合的味道。

    這時,于凡在張載的枕頭下發現了一張皺巴巴的白紙,這引起了于凡的興趣,于凡將白紙從枕頭下抽了出來。

    這時一張用蠟筆畫的畫。這幅畫非常簡單,就是一棵大樹,還有三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家三口。

    郭鈉也靠近于凡,看著這幅畫,笑著說:“這是張載的畫嗎?雖然他的動手能力很強,可是在繪畫天賦這個方面,似乎還是小學生水平呀,哈哈!

    于凡望著這幅畫發呆,沒有回答郭鈉。

    郭鈉好奇地問:“于大哥,怎么了?你發現什么了嗎?”

    于凡回過神,說:“哦,沒什么,我只是回想起了羅夏墨跡測驗!

    郭鈉:“羅夏墨跡測驗是什么?”

    于凡耐心解釋道:“羅夏墨跡測驗是非常著名的人格測驗,也是少有的投射型人格測試。在臨床心理學中使用得非常廣泛。羅夏墨跡測驗由瑞士精神病學家羅夏(herann    rorschach)創立。通過讓你看幾張有趣的圖片,挖掘出你潛意識里最真實的思想,動機,態度等人格特點。我認為發明這個測驗的心理學家是一個天才,這是一個很經典的測驗!

    郭鈉:“那你為什么會聯想起這個測驗了呢?這和這幅畫有什么關系嗎?”

    于凡:“其實也沒什么,我就是覺得他的這幅畫和羅夏墨跡測驗中的一幅實驗圖非常像,都是‘人-樹-屋’的格局。不過話又說回來,只是像而已,差距還是很大的!庇诜矊堓d的畫塞回枕頭。

    “咕~”,這是陳幀陽的肚子又叫了,陳幀陽捂著肚子叫喚道:“怎么還不開飯呀,餓死我嘍!

    大家哈哈大笑。

    大家在寺廟里逛了逛,熟悉了一下地形,這里的規劃還是比較全面的,如果寺廟建成后,一定是一個很輝煌的道場,這些信徒們一定為修建這個寺廟花了不少錢吧。

    終于挨到了吃飯的時間了,陳幀陽眼睛都綠了,餓得都沒精神了。于凡也感覺到肚子空空如也,對于年輕人來說,沒有肉食,簡直是太痛苦了。

    大家又很有秩序地排著隊,因為來得早,這一次于凡他們排在了隊伍的前端。張載依然在最前面為大家盛飯。

    陳幀陽抓耳撓腮地揉著肚子吐槽道:“千百年來,咱們的祖先進化得好好的,開發了這么一套消化肉食的營養攝取系統,結果到了他們這里,不吃肉了……嘿!你說咱們的祖先氣不氣?”

    于凡笑著說:“每種信仰都有它存在的意義,存在即合理!

    突然,排隊打飯的隊伍從尾部開始了騷動,大家開始竊竊私語,似乎是隊伍后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于凡四人向后看去,只見是德明禪師,他正慢慢地邁著步子,氣定神閑地向前走去,身后還跟著四個身穿僧袍的護法。信徒們紛紛給他鞠躬讓路。

    就這樣,德明大師走到了隊伍的最前端,張載先給德明大師還有他的護法盛了飯,然后恭恭敬敬端給他們。德明禪師非常有修養地微微彎腰接過,并且輕輕觸碰了一下張載的頭,似乎是在祝福他。接著便和他的護法端著盤子離去。

    陳幀陽罵罵咧咧小聲嘀咕:“我靠,這個禿驢剛才是不是帶人來插隊?”

    郭鈉對著陳幀陽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亂說話可是要挨打的哦。

    終于排到了于凡他們,于凡好奇地問張載:“張道友,德明禪師的晚飯不是你專門負責送嗎?怎么今天他自己過來吃飯了?”

    張載:“看來你們是不知道呀,今天晚上德明禪師要親自主持重要法事呀,所以只有提前來吃飯嘍!

    于凡:“重要法式?”

    張載:“今天是大雄寶殿的掛牌儀式,德明禪師將會連續三天在大雄寶殿內為大家弘法祈禱,今晚,將是這收益最大的——無量功德宴!”
米牛配资